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 玩家新闻 > Sky:电竞选手恋爱分手率高 不适合所有人

Sky:电竞选手恋爱分手率高 不适合所有人

2013-07-31 11:27:39 人点击
导读:Sky:电竞选手恋爱分手率高 不适合所有人前言:这是传统媒体近期关于Sky(微博) 的一篇报道,主要涉及了当前电子竞技的一些缩影,对于熟悉电子竞技的人来说内容或许并不新奇,但是从传统

QQ截图20130731112339.jpg

Sky:电竞选手恋爱分手率高 不适合所有人

前言:这是传统媒体近期关于Sky(微博) 的一篇报道,主要涉及了当前电子竞技的一些缩影,对于熟悉电子竞技的人来说内容或许并不新奇,但是从传统媒体的视角里看起来又别有一种感受,即“普通人会如何看待电子竞技。”

和SKY李晓峰面对面,你很快就会意识到这是一场脑力和体力的对决,无论是简单的聊天还是深入的采访,两者之间的碰撞就和他之前骇人听闻的“APM”(手速,即每分钟敲击键盘或鼠标的次数)一样,让你不得不紧跟他的节奏,生怕就此被KO出局。

但这种交锋是让人愉悦的,和一个不装的人聊天,你多少总能从他身上审视出现在的自己。

李晓峰说,他一直在游戏和生活中寻找一种平衡,这个看似相悖的命题,却是他长时间以来,力求要找到的答案,而这一切的出发点很简单,“如果在你爬上金字塔的顶端,沿途看到不停有人坠落时,”他顿了顿说,“你就会明白,理智永远是你前进的动力。”

《当李晓峰成为SKY》,这本自传体小说中讲述了Sky的真实故事2/4隐藏查看图注

“职业电竞并不适合所有人”

采访那天,恰逢由腾讯微博、腾讯网游戏频道、腾讯公益、爱德基金会联合举办的大型慈善活动——“给孩子送个玩具”公益项目在上海举办。李晓峰站在一大票娱乐明星中间,却赢得了最多的掌声。他看上去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自然地接受着拥趸们的欢呼。

从近两年开始,他虽然依然在职业电竞中屹立不倒,但工作的重心已经有所偏移,更多时候,我们能看到他在游戏平台上不遗余力地推广公益,这似乎是他退役的一个标志,而他懂得自己的未来在那里。

1985年出生的李晓峰在电竞界里已经算不上年轻,和2005年WCG(微博)世界总决赛夺冠那一刻相比,他自己都知道差距在哪里。比如说APM,李晓峰说现在自己大概也就是200左右,再加上当下的英雄联盟 (微博)(英雄联盟)对APM要求不高,所以,这个曾让他引以为豪的“绝技”已经有些疏忽了。这让他不得不认识到,自己转型的时刻已经到来。

现在,李晓峰主要在打理一支名叫“WE”的电子竞技俱乐部,除了职业选手身份,还身兼领队和负责人。每天,他都要负责这几十个人的衣食住行,而他直面的,也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问题。

这是之前孤军作战的他从未考虑过的问题,但随着职业电竞的发展,他必须接受各种各样的局面。比如说,有许多家长会慕名把孩子送到WE位于上海的训练基地,这对于一个打开门来做生意的人而言,应该是巴不得的事情。但李晓峰没有,他欢迎大家踊跃前来尝试,但是建议大家能够先考虑清楚自身的状况。“现在很多孩子都渴望打职业电竞,家长们也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来尝试一下,但是我建议大家最好能够先考虑清楚了,首先,你必须明白职业电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李晓峰说,他给出的建议很简单,比如,跟父母商量好,先休学一年,一年的时间如果你适合走这条路你是可以有好的成绩的,时间上有足够的保证,如果一年以后,你没有什么建树,也就可以安心回去上学,不耽误正常的生活。也就是说,尽量给自己多几个选择,不要耽误正常的生活。

“这个行业分手率最高”

真的走到职业市场化的这条路上时,他却比任何人都理性。

可能李晓峰知道,做职业玩家永远不是简单的兴趣,你必须耐得住寂寞,守得住自己。

李晓峰说,WE战队中的每个人,从中午12点起床后,除了吃喝拉撒,几乎都在电脑前度过,直到凌晨2点之前,他们都不会离开一步。其中除了上机操作,还包括战术研究和对手讨论等等,每一件事情在刚开始都看起来“美丽”,但随着重复的频率提高,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坚持下去。“我们这个行业应该是分手率最高的吧。”李晓峰笑着说,“一周大概只有一天的休息,如果遇上比赛,可能连和女朋友短短的相聚时间都没有,因为这一行讲究的就是手感,一天不练,手感立即会下降。”

坚持,是李晓峰认为现在职业选手拥有的最难能可贵的品质。他打比方说,在“家规森严”的韩国团队中,甚至明令禁止恋爱这个事情。“我听说有队员有了女朋友,队长就直接给他放了两个月的假,让他谈好了恋爱再来练习。这个事情我们WE也出现过,但让人好笑的是,这位队员回家后不到几个小时,就拉着女朋友上网吧练上了,没办法,这就是职业玩家的命。”

在李晓峰看来,疯狂和坚持,作为一个职业选手缺一不可。但说起疯狂,他却说这都属于过去。现在,他必须看清前面的路到底属不属于自己。

有意思的是,就在采访前一天,一本叫做《当李晓峰成为SKY》的书摆在了记者面前,这本被认为是SKY自传体的小说,为他带来了更大的名气。里面的他,丝毫没有回避当年的很多遭遇,比如说因为玩游戏被父亲毒打,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妹妹,然后还为了参加一场外地的游戏比赛搞到身无分文在异地火车站痛哭流涕。这一段“灰色童年”让一批游戏拥趸很是为他着迷。

但说到这个,李晓峰却有些不好意思,“灰色?哈哈”他大笑着说,当初自己写这段故事时,“灰色”两个字从来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反而他觉得,把自己的童年忠实地记录下来,有利于读者更全面地了解自己。“那你不在乎自己的隐私被铺陈在全世界面前?”

“不在乎,因为那就是我自己。”

“职业电竞之路不容易”

有人说,宅在家里打游戏本身就是一种对于现实的回避,但他认为,真实和理性也是组成李晓峰的一个部分,只是有些人并不了解自己。

2003年,电子竞技正式被归纳为体育项目之一。但如今十年过去了,无论是李晓峰还是其他职业选手,依然没有真正融入这个大家庭,大多数时候,李晓峰和他的团队还是只能依靠自己。

生计,是每个职业选手必须面对的问题,在李晓峰的身上,总共有六个赞助商的商标,这是WE团队能支撑到现在的主要原因。谈到收入,李晓峰笑着说,算是平衡吧,但盈利绝非是外界想象中那样容易。只是他说自己还算是幸运,起码在一条自己钟爱的道路上走得比较平坦和顺利。虽然自己无法去左右别人对于电竞的看法,就像他现在对于职业电竞存在的盲目热情一样,感到揪心和无力,但唯一能做的,是尽力把这条路走到底。

他说的时候语速一如既往地快,好像是这句话早已在头脑中打磨成型了一样,但这份坚定却让人意识到了职业电竞世界里的不容易。或许,此时此刻再回去读一遍《当李晓峰成为SKY》会有另一番味道。

文章来源:新闻晨报 编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