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视野 > 辽宁首富梦断朝鲜:2.4亿投资血本无归求告无门

辽宁首富梦断朝鲜:2.4亿投资血本无归求告无门

2012-10-11 23:14:04 人点击
导读:年前,这位辽宁最大民营企业的老板带着这个梦来到朝鲜,通过拿下一个储量17亿吨的铁矿项目,投资2.4亿元,勾勒出每年可达15亿元的利润宏图。这是截至目前,中国企业对朝鲜投资最大的项目。没想到时至今日,周福仁不但血本无归,还求告无门。

辽宁首富梦断朝鲜:2.4亿投资血本无归求告无门

辽宁首富梦断朝鲜:2.4亿投资血本无归求告无门

六年前,这位辽宁最大民营企业的老板带着这个梦来到朝鲜,通过拿下一个储量17亿吨的铁矿项目,投资2.4亿元,勾勒出每年可达15亿元的利润宏图。这是截至目前,中国企业对朝鲜投资最大的项目。没想到时至今日,周福仁不但血本无归,还求告无门。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当初的豪言壮语,现在看来仿佛一个笑话。

对峙

2012年3月2日凌晨,朝鲜黄海南道瓮津铁矿,西洋集团控股的“洋峰合营会社”。睡梦中的10余名西洋集团驻朝鲜员工突然被吆喝声吵醒。睁眼看时,他们床前已经站满身穿制服的警察和保安人员,“你们马上收拾东西!离开朝鲜!”随后,全部的西洋留守员工被押上了早已停放在厂外的大巴车,从瓮津现场直接押运到新义州遣返中国。

——哀莫大于心死。接到员工电话的时候,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已经麻木了。对于这个做了六年的梦,他已经彻底死心。现在,他只想拿回自己当初的投资,哪怕只有一部分也好。他终于答应朝鲜方面提出的3124万美元的铁矿项目转让价码。

这已是他的底线。可是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了,朝鲜方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周福仁出离愤怒了。2012年9月,国内媒体相继刊登“西洋集团在朝鲜投资血本无归”的消息。通过互联网,消息迅速流传,反响巨大。

这一次,朝方倒是迅速有了动作。9月5日,朝鲜对外经济投资协力委员会发言人回应称,西洋集团纯属诋毁,其自身“并不是对毁约没有责任,从法律上分析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况来看,西洋集团反而负有更严重的责任”,并且“一些新闻媒体罔顾国际惯例和商业秩序盲目兴风作浪,无异于给阴险敌对势力挑拨朝中两国经济合作关系、给投资气氛泼冷水的阴谋火上加油”。

这是极其罕见的朝方对某个企业的动作作出回应。

数日之后,记者面对面询问周福仁,这个55岁的民企大亨提到这份回应依然激动得难以自持,“他们说我们在投资过程中存在违规操作?我们合作都是国家批的,朝鲜人大的批示都有,怎么能说是不正规?我们在那儿干了六年,在朝鲜议事堂谈事,朝鲜副总理级的官员来中国好几次,怎么还能说不正规呢?那个地方(厂址)是朝鲜的边防地区,普通人是进不去那个区域的,手续不全会让我们到那儿去吗?”

从某种程度上说,当初正是朝方极力邀约并作出各种承诺,才最终促成周福仁义无反顾奔向朝鲜。

入朝

“我们公司领导班子90%以上的人不同意这个项目,但我自己是一意孤行作了这个决定。”为了鼓舞士气,当时周福仁甚至喊出了诸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等口号。

——他梦想着“成为菱镁砂行业的垄断者”。

1988年,周福仁在辽宁海城创建西洋集团。全球80%的镁矿原料供给来自于中国,而中国100%的原料供给来自于海城。天时地利,再加上独创领先的采矿碎矿技术,西洋集团迅速扬名业界,与同城的后鹰集团、华宇集团,以及位于大石桥市的华晨集团并称“镁矿四大家”,后更挤垮曾经的行业老大辽宁镁矿总公司,风光无限。

此时周福仁将目光转向了毗邻的朝鲜。在他看来,朝鲜丰盛的矿产资源和政府放任开采的政策,无疑是进一步成就西洋集团的最好契机。

据业内人士估算,朝鲜所拥有的镁砂很可能达到惊人的64亿吨,比中国更多,而且其矿山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属上乘。另外,当时中国国内菱镁矿每吨成本价为300美元,而朝鲜镁矿品类比中国更为优质,每吨成本价却仅在150美元左右。

更令周福仁心动的是,在中国开采镁砂需要相关部门颁发许可证,同时在持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每年只允许开采160万吨镁砂,而在朝鲜却并没有此类限制,处于随意开采阶段。

不得不承认,周福仁具有战略眼光。但他轻视了投资风险。在境外尤其是境外一个非完全市场化的国家投资,政策就是最大的风险,是他所不能承受的风险。这可以说是他犯下的第一个错误。

2005年初入朝鲜,西洋集团与朝鲜最大的矿产公司朝鲜镁砂总公司的合作,因朝方企业的消极态度半途而废。此时,一家名为朝鲜岭峰会社的企业进入周福仁视野。这家以海产品贸易为主的企业声称,其在朝鲜黄海南道瓮津郡地区有大量矿产资源,正在寻找投资者。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矿也不是他的,按朝鲜的规定,矿是国家的,谁能招商成功就是谁(来开发)的。”

不过当时,周福仁率队前往黄海南道考察,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贵宾待遇”:岭峰会社局长李成奎亲自在停机坪迎接他,随行的还有身穿朝鲜民族服装手捧鲜花的诸多人员。

当然,更重要的是,“矿的面积大,储量有17亿吨,虽然矿的品位低,但选矿的效率高,出产的铁粉品质好,地理位置也好,就在海边,运输可以直接出海。”

面对记者,周福仁坦承,当时也有过疑虑,“从去考察到真正投资有1年半多的时间,在此期间也不断在作思想斗争。”毕竟上一次跟朝鲜企业合作就无疾而终,这次会不会也这样?“当初觉得朝鲜再怎么乱来也不会打中国人主意,谁知道还是太天真了。”

2006年10月26日,西洋集团与朝鲜岭峰会社在辽宁海城签订了项目合同,成立洋峰合营会社。合同约定,中方以选矿技术、生产管理技术、无形资产和现金出资总共折合成3600万欧元,占股75%;朝方则以瓮津地区铁矿资源和建厂土地折合成1200万欧元,占股25%的比例进行合作。

周福仁怎么也想不到,这份看似合理的合同已经为后来双方的纷争,埋下了伏笔。

 

文章来源:千客新闻 编辑:桥影
Tags: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