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前沿 > 揭秘湖北精子库:捐精室贴艳照 并无护士帮助捐精

揭秘湖北精子库:捐精室贴艳照 并无护士帮助捐精

2012-09-12 16:38:21 人点击
导读:3月1日,一则“招募捐精志愿者”信息出现在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官方微博。其中称,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告急,面向22至45岁大专以上学历男青年征募志愿者。完成捐献最高可获4000元补助。

揭秘湖北精子库:捐精室贴艳照 并无护士帮助捐精

储藏精子的液氮罐

3月1日,一则“招募捐精志愿者”信息出现在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官方微博。其中称,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告急,面向22至45岁大专以上学历男青年征募志愿者。完成捐献最高可获4000元补助。

有人揶揄,“捐精就能买爱疯。”

有人忧虑,“出现近亲结婚可怎么办。”

8月29日,记者专程造访湖北省唯一的人类精子库,试图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成为捐精者比考大学难

湖北省人类精子库位于三阳路武汉同济生殖专科医院院内,包括体检室、采精室、层流实验室、精子储存室和资料室。从医院大厅上二楼,穿过一个狭长的通道,两侧是6间隐蔽的取精室,通道尽头是储存“生命种子”的精子库房。

精子在零下196℃的液氮罐中可存活20年之久。在湖北人类精子库,这样的液氮罐一共有13个,每个罐子可保存4000份精液样本。而目前精子库仅有4000份库存,相当于12个液氮罐都被空置。

2011年,湖北人类精子库登记志愿者共1672人,其中只有233人成为合格捐精者,不足14%.今年截至8月,719人登记,合格者112人,精液达到“入库”标准的,实属凤毛麟角。

精子库工作人员谢辉介绍,精液要“闯”进精子库,需过五关斩六将。

第一关,基本条件合格:必须是年龄22-45岁之间的中国公民;大专以上文化程度;没有残疾;家族没有遗传病基因等,全身体格检查均合格。

第二关,精子质量达到入库标准:每次排出精液量不少于2毫升;精液液化时间不超过1小时;每毫升精液含有精子数不少于6000万;每100个精子中至少包括60个活精子;精子活动率不低于60%,正常形态率不低于15%.“入库”标准约高于世卫组织确定的精液合格标准3倍。

第三关,初筛合格后,志愿者还要抽血化验,排除淋病、梅毒、艾滋、乙肝、丙肝等传染病和风疹之类的病毒以及衣原体和支原体感染疾病。

通过三关考核,才能正式捐精。谢辉说,学生成为捐精主体,约占90%以上。

完成捐精平均要跑15趟

谢辉介绍,精液筛查每次有50元补助;正式捐精每次补助200元,最高可捐15次;半年后,通知捐精者复查身体,确保没有艾滋“窗口期”漏洞,精液才可以使用,此时还会给予800元补贴。全部算下来,4000元不夸张。

于是,“屌丝何须卖肾,捐精就能买爱疯”、“献血不如捐精,免费查体还能赚钱”成为个别网友对捐精的直观感受。

“事实绝非如此!”谢辉说,志愿者通常每周取精一两次。先期的精液筛查有4次机会,2次合格才能通过,这就要两周时间。接下来的染色体和传染病检查,两周内出结果。也就是说,正式捐精最快也在3周后。成为一名合格的捐精者后,平均每人要往精子库跑15趟,累计捐出精液40-45管。半年后还有一次复查。同时,捐精前后2-7天需禁欲,禁烟酒,还要提防感冒、发烧等急性病。即便对在校大学生,时间和体力成本也不可小觑,“捐精换爱疯”实在划不来。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同济生殖专科医院副院长王家治介绍,无偿捐精是造福人类的事业,绝不能用经济收益衡量。他说,之所以给捐精者适当补助,是类似于“误工费”、“交通费”的一种补贴,而绝非买卖关系。

捐精室墙上贴了两张“艳照”

6间捐精室位于走廊两侧,十分幽静。记者走进捐精室看到,每个房间约10平方米左右,有一个洗手台,旁边备有洗手液、干手机等;一侧靠墙放置一张躺式沙发,铺上了干净的床单,面前是一台电脑;此外,墙壁上贴了两张美女半裸照片。

谢辉说,捐精通过自慰完成。电脑里有一些图片帮助捐精者“进入状态”,没有视频,而网上盛传的护士帮助捐精更是无稽之谈。他介绍,用于存放精液的容器是一个真空包装的小杯子,捐精者进入捐精室以后,锁上门杜绝外界干扰。有的人在陌生环境比较紧张,如果半小时没能顺利取精,可以暂时放弃,下次再来。超过1小时,工作人员会提示捐精者。

“近亲结婚”概率几乎为零

美国一个80万人的行政区,一名捐精者的精子最多供25名妇女使用,后代出现“近亲结婚”的概率为千万分之一。而根据中国卫生部规定,一个人的精子最多提供给5名妇女,其余的必须销毁。因此,发生后代“近亲结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王家治介绍,中国对精子库审核相当严格,一个省只能有一家精子库。全国共15个精子库,之间信息互通。如果一名男子已在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成功捐精,再到外省捐精,是无法通过身份验证的。

他说,在中国,精子使用遵循捐赠者、受方、精子库“三方互盲”原则。即捐赠者不知道自己的精子给谁用了;受孕妇女不知道自己用的是谁的精子;精子库通过编码管理精液标本,也不知道谁的精子给谁用了。之所以采取这种原则,一方面为保密需要,一方面也最大可能地避免伦理问题。

有谣传说,精子使用者可以对“孩子血缘上的爸爸”提出身高、外形上的要求,甚至要求对方必须是双眼皮。王家治笑着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确保精子是健康的,无法保证个个都是“美男子”,况且她使用的是谁的精子,大家都无从知道。

精子库否认牟取高额利润

湖北人类精子库成立以前,精液靠从外地购进,一支1000多元。如今妇女做人工授精,每次也要2000多元。

精子是无偿捐献的,使用者却要支付费用,精子库是不是从中牟取了高额利润?

副院长王家治介绍,这个费用是硬件设备购置与更新、耗材、检测、采集、储存、使用过程中产生的。比如,每名志愿者全面体检的费用就要几千块,而合格率又很低。还有少部分人通过体检,却没有坚持到最后。因此仅体检一项的支出,就是一笔庞大的数字。此外,存放精液的库房恒湿70%,精液要在零下196℃的液氮罐子里保存,每天持续补充液氮。精子库不仅无法从中牟利,还有可能亏本。

他说,如今精子库还开设有“精子银行”,供个人存精使用。对象主要为暂无生育计划、但从事行业有损身体健康的人,如长期在强辐射环境下工作的人。他们自费保存精液,一年要为此支付几千元。

王家治介绍,捐精为不孕不育家庭解决了痛苦,是高尚而严肃的事情。同时,精液能够通过层层考验“入库”,也是对捐精者体格、基因的肯定。

文章来源:千客新闻 编辑:桥影
Tags: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