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追踪暗访 > 湄公河案受害者家属索赔数千万 求判糯康死刑

湄公河案受害者家属索赔数千万 求判糯康死刑

2012-09-20 11:19:06 人点击
导读:湄公河素有“黄金水道”之称,然而2011年10月5日的枪声,用血的事实提醒世人,这条“黄金水道”从来不算安全。蒙面人登船搜刮,黑帮势力上船抢劫,这并不是偶然个案。

湄公河案受害者家属索赔数千万 求判糯康死刑

湄公河案受害者家属索赔数千万 求判糯康死刑

湄公河素有“黄金水道”之称,然而2011年10月5日的枪声,用血的事实提醒世人,这条“黄金水道”从来不算安全。蒙面人登船搜刮,黑帮势力上船抢劫,这并不是偶然个案。从2010年底开始,时有蒙面人登船劫掠,八成的货船曾在湄公河被劫掠。湄公河惨案过去已近一年,在四国联合整治下,往日的“黄金水道”渐渐恢复了元气。

昨日多名受害者家属均在其《刑事附带民事诉状》里提出了两个要求:索赔数百万,请求判糯康等6名被告人死刑。18户45人共计索赔数千万。

18户受害者家属索赔数千万

“华平号”轮机长、受害人邱家海的妻子田善莲及其儿子邱健提出诉讼请求:依法追究6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鉴于糯康及犯罪集团成员残忍杀害中国公民邱家海等13名船员,要求对被告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求被告赔偿丧葬费、扶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人民币2457140元。

和田善莲母子一样,另外17户43名受害人家属,均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每户平均索赔损失数百万,共计索赔数千万。他们都强烈要求判处糯康死刑立即执行。“判多少次死刑也抹不平我们的伤痛。”几乎所有家属都这样说。

行走湄公河 八成货船遭抢劫

明日就要作为“玉兴8号”和“中油1号”2艘船受害者以及他遇难的哥哥和嫂子的家属代表出庭,何熙伦说,“法庭上要讲的还没拿到”,律师晚些时候会把材料拿给他。律师还对何熙伦说,最好弄一套黑色西装,白衬衣,黑领带,“明天要穿的衣服准备了,但没得钱买西装。”何熙伦摸了摸自己的裤子,他从未穿过西装,就连当年结婚时,也没有穿过。

“出庭没什么好紧张的,一年过去了,很平静。”电视频道里播放着“湄公河惨案”的报道,何熙伦看着电视,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其实行船湄公河,遭遇抢劫的状况并非偶然事件。对于11年前跟着父亲一起跑船的经历,遇难者家属小邱记得清清楚楚。2001年时,作为对他考上大学的“奖励”,父亲带他到景洪和泰国游玩了一圈。“那时,当地的治安很稳定,一切都很祥和的样子,那时自己还在缅甸的河边看到来回巡逻的士兵。”11年后,小邱大学毕业后从事财务工作,只能缅怀父亲,记忆却还那么清晰。

父亲曾跟小邱提起过,在跑船中曾遇到过2次“突然搜查”,只是顺走一些物品并没发生什么过激行为,出于安全考虑,当时家里已经联系好了长江航运这边,父亲也打算从湄公河跑船回来就转到这边来工作,可是变化永远比计划快,父亲已经回不来了。

“江湖嘛,总有些风险的。”提起湄公河上船运的安全,货船船长吴德昌说,小邱说的情况他没有经历过。百分之八十的船都经历过这种情况,他就是那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中的一员,“也没有什么技巧,是幸运吧。”吴德昌说。

当得知父亲出事的消息时,小邱说“只能和妈妈焦急地等待,几天下来,小邱和母亲都瘦了近10斤。

对于20日的庭审,小邱表示,希望相关犯案人员得到应有的惩罚,也希望日后这些在湄公河一带跑船人员的合法权益得到更好地保护,很感谢政府对这次事件作出的努力。对于赔偿事宜,小邱还是表示了自己的担心,因为具体的赔偿金额要等判决出来了才知道,目前自己并未收到任何的赔偿金。“赔偿金的判决出来了之后执行可能会存在问题”。

蒙面人上船 只抢船员不抢货

“他说越来越危险,做完这两个月就不去了,没想到就在这最后的两个月出事了。”受害人邱家海的妻子田善莲抹着眼泪说,从2010年底开始,经常出现黑衣“蒙面人”登船“借东西”的情况。他们背着枪,给船员铐上手铐让他们蹲在一起,挨个搜身,然后搜船。碰到谁身上的钱少些,他们就不要了,谁身上的钱多些,他们就拿走一部分,剩一部分给船员。然后开始艘船,船上有多余的生活物品,他们就拿走,却从不抢货物。

邱家海是被劫船只“华平号”的轮机长,他做船员已经30多年了,10多年前开始跑湄公河。“虽然他们只是求财不伤人,但是都背着枪,太害怕了。”2011年春节,邱家海回昆明一家团聚时,跟妻子田善莲商量不想干了。田善莲说,老板说一时找不到人,让邱家海再干几个月,干到2012年春节。没想到就在10月5号出事了。

与邱家海同一条船的还有黄勇,他是“华平号”的船长。18岁就开始在湄公河上“赶街”。他的妻子徐女士说,这两年开始,会有蒙面人背着枪上船抢东西。“他们只抢些小东西,不抢货。比如感冒药、打火机、刮胡刀等等都会搜刮去。也会抢钱,但每次抢的不多。”黄勇回去跟妻子说,“这个船再开两年就不开了。”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蒙面人是一伙人还是几伙人,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风险不可避免 杀船员是头一遭

“玉兴8号”的船主之一郭志强已经很久没有跑船了,他说,在湄公河一带跑船风险是不可避免的,抢劫枪击的事件偶尔会发生,“但劫持船只、枪杀船员,我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律师由法律援助中心指派,郭志强对于家属的民事赔偿情况并不清楚,他也没有得到相关的船只赔偿。他说,“希望将犯案人员全都绳之以法,告慰亡灵,也希望能家属们能够尽快得到补偿”。郭志强说,以后还是要跑船,“毕竟还要继续生活。”

文章来源:千客新闻 编辑:桥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