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 > 社科时政 > 妥善处理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政治保证

妥善处理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政治保证

2015-04-09 16:44:59 人点击
导读:在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以胡锦涛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刻洞察国内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新形势新特点,审时度势地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重大战略举措。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当前党和国家工作中一项艰巨而紧迫的任务,同时又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如何使我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能够沿着一条稳定和谐的道路顺利推进,妥善而正确地处理和化解转型期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就成为新农村建设中的一个重大课题。本文拟从性质,特征,原因,对策等方面,对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

在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以胡锦涛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刻洞察国内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新形势新特点,审时度势地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重大战略举措。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当前党和国家工作中一项艰巨而紧迫的任务,同时又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如何使我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能够沿着一条稳定和谐的道路顺利推进,妥善而正确地处理和化解转型期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就成为新农村建设中的一个重大课题。本文拟从性质,特征,原因,对策等方面,对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进行思考并提出自身的看法,以希望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有所裨益。

一、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的性质及社会影响

根据较为权威的观点,群体性突发事件是指“因人民内部矛盾而引发,由部分公众参与并形成有一定组织和目的的集体上访、集会、阻塞交通、围堵党政机关、静坐请愿、聚众闹事等群体性行为,并对政府和社会造成影响。”(1)而在此基础上我们来认识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本文所指的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是指处在我国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关键时期的农村社会由于其内部矛盾经过长期累积、沉淀所引起的,由传统的农民与农民之间的争夺资源或宗族矛盾发生的群体性械斗转向村民们在少数人领导,组织下针对基层政府和基层干部的群体性事件。其具体表现为或集体上访;或高举横幅牌匾,呼喊口号示威游行,静坐;或封锁高速公路或交通要道;或对领导干部住所进行打砸烧,甚至暴力伤害党政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等等。

客观辨证地分析和认识群体性突发事件的性质和社会影响是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前提和基础。当代冲突理论认为,“群体性突发事件在内的社会系统中的冲突,是普遍存在的”,“是释放和积累不满情绪的方式”。英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拉尔夫.达仁道夫在其著作《现代社会冲突》中指出,“现代社会冲突是一种应得权利和供给、政治和经济、公民权利和经济增长的对抗。”(2)为此,笔者认为,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是一种由人民内部矛盾所引起的社会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农村内部利益结构均衡机制缺位、农民应得权利的社会供给和行使以及农村社会经济、政治失衡的反映。其对整个农村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而言无疑是一种消极的力量,因此一旦事发时我们必须进行必要的疏导并妥善解决。

二、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的特点

(一)发生起数、参与人数、事件的规模呈上升、扩大态势,且政治型事件增加。

研究人员对近20年来全国农村各类群体性突发事件进行统计和分析后表明,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农民各类群体性突发事件一般是发生在农民和农民之间因争夺资源或宗族矛盾发生的群体性械斗,这个时期的群体性突发事件主要是纠纷型事件。而自90年代中期始,农民之间纠纷型群体性械斗事件急剧下降,而针对基层政府和基层干部的政治型群体性事件日益增多,规模态势上都有扩大的趋向。

(二)行为激烈、对抗加剧,冲突形式逐渐升级,社会危害日益严重。

当前的群体性突发事件由原来写匿名信,或派代表上访这些形式,直接发展到游行示威、围攻基层政府、静坐、甚至打伤打死工作人员、砸抢政府办公设施和交通工具等等恶性行为。

(三)组织化程度明显提高。

目前发生的参与者众的群体性突发事件往往由农村中的头面人物,即一些学者所称的“新农民领袖”所领导、组织。这些“农民利益的代言人”往往在当地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并且有一定文化水平,对国家相关法律政策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在群体性突发事件中这些人相当活跃,领导组织着人群的聚散进退。另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农村,各种非正式农民组织已经出现,并在国家政权体制之外正在形成了新的社会权力组织。许多农村出现了“兄弟会”、“同门会”、“减税救国会”、“农民减负专愿者”、“减负代表”等等。(3)一旦有群体性事件发生,这些社会权力组织往往充当着组织领导者,从而使事件的组织程度大大加强,社会危害加剧。

(四)各类矛盾交织,使得问题趋于复杂化,处理难度加大。

当前农村发生的群体性突发事件中,往往是多数人的正当要求和少数人无理要求混在一起,多数人的正当行为和少数人的违法行为交织,其中不排除少数别有用心的敌对分子和敌对势力的影响,从而使事件往往难以分辨,处理难度加大。但从整体上看,大多为非对抗性、非政治性、人民内部性;极少数为对抗性、政治性、敌我性。

三、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的主要原因

(一)农村内部利益结构均衡机制缺位加之农村内部利益冲突加剧使得农民负担过重,这是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频发的根本原因。

当前我国并没有建立起社会利益均衡机制,且长期以来,工农发展关系问题上,我国一直实行的是“以工支农”的发展战略导致城市对农村,社会上的强势群体对处于弱势地位农民的侵害掠夺。同时,随着改革的深入,农村中利益主体分化,利益冲突加剧并表面化,都导致了农民负担过重。有这样一组数据可以说明这个问题,能够统计到的农民支出的行政性事业费高达17.7亿元,各种罚款23.1亿元,集资摊派41亿元,其他社会负担38.1亿元。上述各项合计,人均13.8元,占上年人均纯收入的2.5%。但是地方调查结果表明,不合理负担占农民人均纯收入的5%-7%,大大超过农业部的统计结果。有关数据表明,不合理负担远远超过了中央规定的5%的警戒线。农民收入长期增长缓慢加之不合理的负担过重,必然导致农村社会频繁发生群体性突发事件这样一种农民维护自身利益的特殊方式。

(二)农民政治参与渠道不畅通是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

实质上,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发生可以把它归结为转型社会中的政治参与危机。因为农村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很大程度是由于农民政治参与渠道的不畅通导致的。政府在制度内给农民提供的政治参与渠道远远不能满足农民的需要,更有甚者,部分基层政府由于官僚主义作风作祟,封堵了这原本就稀乏的政治参与渠道,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农民就在制度外寻找表达愿望和需求的渠道,采取大规模聚集、冲击政府机关、堵塞交通等过激方式给政府施压,要求解决问题。

(三)基层政权“软化”,官僚主义作风盛行和腐败现象严重是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

大量调查和研究表明,我们政府部门的一些官员特别是有些基层干部缺少应有的责任心,对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事情不管不问,漠视群众的利益,失职渎职成为群体性突发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现实生活中群众的诉求都是事出有因的,而且一开始往往都是通过正当的政治参与渠道表达自己意愿的,然而由于基层政权组织建设薄弱,领导干部腐败的行为及工作方式不当往往使的关乎群众利益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以致于引起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发生。

(四)一些农民观念滞后,民主法制观念淡薄是群体性突发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分析,群体性事件作为集体行为,参与人有安全感。相当一部分农民参与群体性事件心存的正是“法不责众”的心理。再者,由于媒体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和影响的增强,群体性事件的肇事者们在闹事时往往借助媒体的影响把事情闹大,认为只有闹事才能引起政府的重视和解决而且“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小农观念作祟加之民主法制观念的淡薄,群体性事件的发生便难于避免。

四、妥善处理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对策

正如邓小平同志指出的:“我们搞四化、搞改革开放,关键是稳定,”“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当前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同样需要一个稳定和谐的农村社会环境,然而频频发生的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成为影响农村社会稳定发展的不确定因素,也制约着我们能否顺利建成社会主义新农村。因此,我们要认真研究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应对策略,以期对新农村建设有所贡献。

(一)建立社会利益分配均衡机制,调整农村利益格局,切实减轻农民负担。

要从源头上减少并防止大规模农村社会冲突的发生,其基础性工作就是要从根本上减轻农民的负担。首先,要均衡社会的利益分配,正如《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的文件指出,要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国家财政支出、预算内固定资产投资和信贷投放,要按照村量适度调整、增量重点倾斜的原则,不断增加对农业和农村的投入。其次,在发展战略上要有一个大的调整,中国必须实现由农业哺育工业到工业反哺农业的政策转变。其实质是要处理好对农民“取”与“予”的关系,要改变农业和农村经济在资源配置与国民收入分配中的不利地位,加大公共财政的支农力度,同时,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范围。(4)再次,继续推进农村税费改革。利用税费改革来进一步调整农村内部的利益格局,用法治的办法,靠制度的完善来规范农村权势阶层对农民的掠夺,保护处于弱势地位农民的根本利益,切实减轻农民的负担。

(二)规范和健全农村政治参与渠道、完善农民阶层的利益表达机制,以减少社会冲突。

第一,要确保基层政府与村民联系渠道畅通,其中应特别重视发挥   国家信访部门信息沟通的桥梁作用。尤其要加强基层信访工作,让村民的各种意见能够得到充分的表达。

第二,要加大对农民普法宣传和教育,增强村民的民主法制意识,严格限制村民的非制度参与和宗族参与。要用法律的形式,将农民政治参与的内容,方式和途径明确规定下来,做到村民的政治参与有法可依、依法参与。这可以从根本上减少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发生。

(三)切实推进政府机构改革,转变政府工作作风,改善党群关系,政民关系。

各级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必须具备高度的政治责任感,真正做到“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积极主动改善服务质量,尽心尽力地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问题和困难。这也是减少农村群体性事件的基本前提。同时,要重视培训和提高领导干部和公务员处理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要让我们的领导干部掌握处理群体性突发事件的方法和艺术。一旦发生突发事件,有关领导必须亲临现场,采取果断措施,迅速控制事态的发展,妥善解决,把不良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

五、结束语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对于一个处在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的中国农村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必然涉及整个农村社会方方面面利益的分化、重组、分配以及再分配。利益分配的复杂化、利益主体的多元化加之其他多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和作用,可以预见的是,我们的新农村建设并不可能是一马平川的坦途,前进的路上难免会遇到许许多多新矛盾、新问题,矛盾、问题的解决和处理不当时往往会酿成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发生。然而只要我们正确认识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发生的原因以及复杂的社会背景,掌握稳妥地处理这类事件的方法和艺术。相信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必定能在一条更加稳定和谐的道路上顺利前进,中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必定大有可为!

作者简介:林继红 

 

123  好123  123网址之家  好123网址大全  http://www.wode123.net

 
文章来源:千客网 编辑:http://www.qiank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