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 > 用水环境 > 北京广渠门事故现场疑无排水设施 溺死人命谁之责?

北京广渠门事故现场疑无排水设施 溺死人命谁之责?

2012-07-27 17:53:48 人点击
导读:北京市一位政府背景的工作人员透露,“广渠门可能没有安装排水设施。”

b8ac6f402aaf1a17579a407.jpg

救援现场

日前的北京暴雨,一个年仅34岁的越野车主,在广渠门遇水身亡,这幕悲剧引起了广泛关注,7月24日,本报记者在广渠门内铁道桥下看到,事故现场已经清理完毕,交通似乎恢复了往日的繁忙。

北京市一位政府背景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本报记者,“广渠门可能没有安装排水设施。”

对此,本报记者向北京市交通局人士核实,对方称,“广渠门铁道桥位置比较特殊,上面是铁路,下面是公路,排水设施安装较一般的下凹式立交桥更为复杂,排水也多不畅,也有一些老式的立交桥建造时,因为多种原因,可能没有安装排水设施,但是究竟有没有,需要具体核实。”

本报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北京市排水集团客服电话,对方回应本报称,“有排水设施”,并称水泵位于“广渠门内大街南边的位置”。

本报记者现场并未发现,而当地居民也表示可能水泵埋藏在地下,“很难发现”,到本报截稿时为止,有无安装排水设施的具体情况尚待官方的回复。

排不出去的水:设施薄弱

家居住在东二环广渠门桥内本家润园的张女士至今仍心有余悸。

四天前,北京迎来61年最大暴雨,广渠门桥附近是北京城区三大深水积水点,暴雨把张女士居住的小区地下室全部淹没,以至于整个小区停水停电,消防车连续3天的抽水仍未抽完。

在距离小区仅300米的广渠门内铁道桥下,则是发生了一起引起各界格外关注的越野车主溺亡事件。

本报记者自现场发现,铁路桥内地形有一定下凹,南侧1000米外就是护城河,多位居住在周围的居民称,一旦北京迎来暴雨,该桥下就会出现积水。

而“7·21”那一晚更为特殊,“由于降雨强度大,持续时间长,铁道桥下排水能力不足,积水迅速堆积;与此同时,强降雨下,南侧的护城河退洪速度也减慢,河水可能上涨并外溢。”一位现场的专业人士向本报记者解释说。

对此,北京市排水集团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媒体采访时称,排水设施标准低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广渠门桥的排水设施更是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

“城区二、三、四环路上,40多座下沉式立交桥中,20座立交桥设有排水泵站,其中10座排水泵站的设计标准仅为一到两年一遇,也就是仅能抵抗40毫米/小时的降雨。”上述北京市排水集团负责人解释说。

广渠门附近的气象记录显示,7月21日当天,铁路桥降雨量达到196毫米,有声音指出该地段有可能未安装排水设施,对此,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表示需要具体核实。

本报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北京市排水集团客服电话,对方回应本报称,“有排水设施”,并称水泵位于“广渠门内大街南边的位置”。

本报记者现场并未发现,而当地居民也表示可能水泵埋藏在地下,“很难发现”,到本报截稿时为止,有无安装排水设施的具体情况尚待官方的回复。

城市应急预案的缺失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向本报记者介绍说,“特大暴雨暴露了北京诸多缺陷,虽然短期之内,市政基础设施的缺陷无法弥补,但相关的预警和应急能力需要多总结,并大力完善,尽力避免人员伤亡。

据目击者介绍,越野车行驶至铁道桥下时,积水中已经有几辆小轿车熄火停留,水位已经将近两米。

“但事发之前,周围并无任何警示标识、也没有交警疏通。”一位目击者告诉本报记者说,“越野车趴窝积水,两个小时后,救援队伍才缓缓抵达,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救援工作,越野车主被救出后已经没有声息了。”

而就在同日上午,北京市防汛办还发过安全告示,90座下凹式立交桥,已做到“一桥一预案”,也就是说,下凹式立交桥下已经有相应的检测、排水方案和救援队伍。

更令人不解的是,在事发地点200米处,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崇文交通支队。

本报记者现场发现,广渠门内铁道桥附近分别设有交管局探头、交管局事故逃逸探头、交管局电视监控探头,“假如能够被交管部门探知的话,也许救援工作可以更及时,悲剧就可以避免。”前述不愿具名的人士说。

除此之外,上述不愿具名的人士还介绍,城市的预警能力的另一大缺陷还在于城市周围河道的泄洪能力,“既然是暴雨前两天就已经有预警,就该提前防水,以提高周围河道的蓄水能力。”

杨保军认为,灾难之后,北京的城市预警能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起码25、26日的大雨在手机、网络、报纸、电视、广播等传播载体下,已经让大部分的首都市民知晓,并做好了心理准备。”

与此同时,本报记者自北京市抗汛中心一线了解,护城河的水也在下放,河堤周围也垒了很多沙袋。

文章来源:千客网 编辑:洪卿
Tags: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