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 > 举报投诉 > 地下水遭农药污染 村民冲凉致皮肤溃烂

地下水遭农药污染 村民冲凉致皮肤溃烂

2011-10-20 21:45:20 人点击
导读:湛江市遂溪县界炮镇洋高村十余年饱受农药厂污染,至今该村约1500余名村民不敢喝家中井水。

U6074P1T1D23332541F21DT20111020094208.jpg

 

湛江市遂溪县界炮镇洋高村1500余名村民饱受农药厂污染折磨,十余年来不敢喝家中井水,只能到3公里外的镇政府取水。

前日上午,记者在洋高村通往界炮镇政府的路上,不时看到有村民骑着摩托车或者人力三轮车,绑上空水桶往返于取水路上。在界炮镇政府大院,前来装水的洋高村人也络绎不绝。

自2003年开始,村民们每天都要来回6公里前往镇政府取水。即使年纪七八十岁的留守老人也不得不每天蹒跚6公里用手推车取水。农忙时,一些家庭的取水重任就落在了10余岁的孩子身上。不少老人和小孩因取水而摔伤。村民们告诉记者,2008年,77岁的吴华权老人骑着人力三轮车从界炮镇政府载着两桶水回家时,在下坡处摔倒,肋骨折断插进肺部,抢救无效死亡。

每天花大力气来回6公里取水,缘于村民们认为洋高村的地下水受到了农药污染。村民吴志党从自家井里打出一桶水,一股浓浓的农药味扑面而来。

位于洋高村村头的“湛江市春江生物化学实业有限公司”被认为是农药污染的源头。洋高村现任副村长吴南养告诉记者,1986年8月12日,当时的村干部在未经村民大会同意的情况下,将村里约29亩的土地承包下来,给上海一家农药厂使用,一包就是50年。1997年,该公司更名为“湛江市春江生物化学实业有限公司”。村民们看到,该公司从各地回收农药瓶,清洗之后再包装农药,清洗农药瓶的废水就排入附近一个水塘里,毒水逐渐渗入地下层。

吴志党告诉记者,2006年,他家的水牛在这个池塘边喝水后,当晚口吐白沫倒地而亡。周围地区都知道洋高村水受到了污染,村民种的菜和水稻都卖不出去,外村的姑娘也都不愿意嫁到本村来。

从镇政府所取来的水很有限。村民们表示,尽管井水有农药味,但冲凉也只能用井水。“冲完后就全身刺痒,很多小孩子的皮肤都溃烂了”。

湛江市环境保护监测站一份日期为2007年4月29日的监测报告显示,在洋高村抽检的部分井水中挥发酚超过国家地下水质量三类标准116倍,氨氮含量超过国家地下水质量三类标准2.25倍,其他农药项目检测浓度较高。

据此,湛江市环保局初步认定,湛江市春江生物化学实业有限公司周围地下水遭严重污染,周围1000米以内的地下水都不能饮用。随后,经湛江市政府批示,该公司被关停。同时,遂溪县水利局在村内新打了一口130余米深的新井供村民们取用。

打出新井后,遂溪县环保检测站、遂溪县卫生检测中心,湛江市疾控中心、省疾控中心先后检测表明,新井的井水臭和味、PH值和铁含量超标。但遂溪县环保局认为,“这是全县水质普遍存在的问题,化验结论没有表明与农药有关”。

依然闻到水中农药气味的村民们对新井不放心,坚持每天往返6公里取水。对此,遂溪县环保局环境监测所所长陈禄表示,村民们是“有水不喝”,对于水里的农药味,他认为“长期不喝当然有味道”。

遂溪县环保局的一份文件说明,在发现污染两年多之后的2009年12月,春江公司才按县政府要求停止农药生产,并投入3万多元扩大废水池。该文件表示:“2010年以来,春江公司只生产了十来天,主要生产肥料,没有生产农药。”

昨日上午,记者走进数条大狗看守的厂区,工厂当时确未开工,有几个工人在看守。车间内生产设备仍然完好,湿润无灰尘,车间和仓库内仍然堆积着农药和化肥。村民们告诉记者,这些天农药厂还在偷偷生产,骑车从厂区附近经过时都能闻到刺鼻的农药味。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编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