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 > 深度报道 > 威海采沙场藏身密林中毁山毁地

威海采沙场藏身密林中毁山毁地

2012-09-30 23:34:10 人点击
导读:威海采沙场藏身密林中毁山毁地

打击非法采砂.jpg

 

丰饶沙石资源,本是天赐财富,理应有节制有秩序循环利用。可一些为发财红眼的人,不顾环境恶化与法律威严,执意为满足私利而破坏生态环境。在威海市环翠区桥头镇河西庄村,就有一处“沙耗子”躲藏在大山深处,采挖珍贵沙石资源,给当地及其周边环境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

而令人费解的是,河西庄村的采沙场仅仅负责采沙,并没有相应洗沙和储沙设备。在前方不远处的荣成市埠柳镇西豆山村,堂而皇之地经营着一处洗沙储沙沙场。货车将从河西庄挖取出的沙石,贩运到此处清洗贩卖。记者在现场看到,荡涤出的污垢已将村外河流淤塞窒息,成为环境不可言说之痛。

采沙场藏身深山密林中

据群众投诉举报,在环翠区桥头镇河西庄,潜伏着一处极为隐蔽的采沙场。记者于今年8月10日来到环翠区进行调查暗访。发现,该采沙场的最大区位特点是山川形便:依据山地自身所独具的区位特点,顺势而建,潜伏在深山半腰处。这样的设计理念,使得其不仅从301省道上难以发现;即使深入乡间小路,也极难发现其踪迹。假如没有熟悉当地环境的向导,想要找到这个采沙场难度无异于登天。记者在当地人导引下,经过迂回曲折才来到采沙场的上方山顶处。

这间采沙场规模并不大,占地约为十几亩。从区位来说,该采沙场应属于环翠区桥头镇河西庄村。但附近村民却告诉记者,“并不认识在此开沙场的人。”村民介绍,这是一家外来采沙场,是在与村干部达成相关协议后进驻村外的无证采沙小作坊,村民与采沙场人员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往来。“你要知道,开沙场的都是有关系的。一般人谁敢动它?”在耕地里摆弄庄稼的贺老伯悄悄告诉记者。敢怒不敢言,是河西庄村诸多村民内心深处心理的形象写照。“挖到谁家的地,那就算谁倒霉呗。不然还能怎么着?”贺老伯想不出别的解决之道,觉得只能被动地接受现实。

虽然小沙场规模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主要采沙设备应有尽有。而论起对环境破坏程度,这家小沙场也是不容小觑。随着采挖的进行,待到附近耕地损失殆尽,必然要触及附近山体。待到那日来袭,山上植物与动物都要遭受无妄之灾。

其实,这间沙场的幕后主使及所有者,便是东北方不远处西豆山村人。

坑洼的小路,淤塞的河流

虽然富含沙石资源,是采沙挖沙的天然好地方。因周围没有河流洗沙这一重要缺憾,终使河西庄村沙场只能完成采沙初步阶段。而下来的洗沙储沙则需要转移到二三百米外的西豆山村。虽然只有区区数百米,却横跨环翠区与荣成市,理论上属于跨区域采沙。

记者在面包车里,由当地人载着经历一条颠沛异常的行路之旅。乡间小路本是为方便村民来往而修葺平整,故而并不怎么注重外观与美观。可河西庄通往西豆山的小路却显得破损太甚。据村民介绍,来往频繁的运沙车是伤害小路的“罪魁祸首”,使其成为磕磕绊绊的“蹦蹦路”。当记者开始观察小路时,一辆空空如也的大卡车与记者擦身而过,逼仄小路难以容下两辆机动车自由行使,所以两辆车不由自主一侧进入耕地里。“这条路太窄,平常我们开车都不走这,从省道那绕过来。”村民解释道。“那为什么他们不绕道而行呢?”记者觉得大卡车绕行似乎更有价值。“他们要是绕的话,不是很容易被监管部门发现吗?走这条路安全多了,监管部门的车一辈子也开不进来。”正是有了这条小路的“呵护”,异地采挖耕地成为可能。

当大卡车将河西庄沙场的沙子运到西豆山村,沙石往往就堆积在村外大东河旁。大东河位于西豆山村西南侧,从前约有10米宽,是当地灌溉的重要水源地。而如今随着洗沙持续,西豆山附近的大东河流域业已严重淤塞。伴随着洗沙而脱离的尘土淤泥进入大东河后停止流淌,积攒在大东河河床下。随着时间推移,大东河硬生生地被切割为泾渭分明两半:靠近北面的一侧距离沙场较远,泥沙难以侵蚀,故而潺潺流水得以保持。这厢的水草生长茂盛,水流较为湍急,水质也清澈见底。记者两次来到此处,均见到村民用拖拉机拉来水泵抽水灌溉。而靠近沙场南侧河道,则完全呈现出一种泥黄的死亡色彩,整个河道被泥沙淤塞乃至停滞不流。据估测,整个河道淤塞深度近一米,而沙场依旧在源源不断地供应着淤泥原材料。

西豆山这家洗沙储沙之地,《大众日报》读者版曾经予以曝光。但一个多月后,记者再次来到此地,其依旧稳如泰山般生产贩卖着记者所乘车辆经过时,一辆铲车正忙着将沙子掺入大卡车内。不到一分钟光景,严重超载的大卡车晃晃悠悠地驶离了沙场。

在西豆山村外,成片苹果树上沾满细密灰沙。据村民介绍,灰沙都是采沙场扬沙洗沙时随风飘散过来的。“有时我们在田里干活,灰沙会飘到我们身上、嘴里,难受死了。”而他们透露,采沙场的主人是西豆山村村支书的儿子,“关系很硬。我们也听说报纸曝光此事了,可在我们这儿却一点事儿都没有。我们都不敢说什么。”据观察,在西豆山村不仅有这一处洗沙储沙场,在耕地深处还有一家采沙场。而它的主人,也是西豆山村村支书的儿子。

制止此类行为,更需联合执法

一家无证采沙场,为了寻找沙源,竟然横跨区域跑到了环翠区去采沙。一个采沙场,破坏污染了两个区域的生态环境,其背后的动因值得玩味。而跨区域执法所面临的难题,更值得我们深思。“我们打过不少次电话投诉,可就是没人过来管管”,西豆山村的一位村民抱怨道。若想清理取缔这种跨区域挖沙洗沙性质的采沙场,则需要两个区域职能部门的通力合作、联合执法。否则这种“双头”沙场,即使取缔一处,另一处不久也会繁衍再生、死灰复燃。

而令当地居民感觉悲哀的是,与采沙场不遗余力高效率破坏环境相映衬的是,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对国土保护的“低效率”、“不上心”。记者在当地听到的最多的话语,往往都是“打电话向国土部门举报,但国土部门就是不来人。”为何国土资源部门对这样的事件不作为?到底是人员有限、分身乏术,还是熟视无睹、麻木不仁?

当地的群众在朝思夜盼着政府有关部门能够雷厉风行,对非法采沙、破坏耕地等违法行径,依法整治,彻底扫灭这群毁山毁林毁地的蠹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方净土和青山。

文章来源:千客网 编辑:洪卿
Tags: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