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益 > 求助 > 上海开启“流浪汉避暑区” 24小时提供免费食宿洗浴

上海开启“流浪汉避暑区” 24小时提供免费食宿洗浴

2013-07-26 22:44:59 人点击
导读:上海开启“流浪汉避暑区” 24小时提供免费食宿洗浴东方网7月26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昨天,红色高温预警发出后,徐汇区的慈善救助车在大街小巷奔跑搜寻。高温酷暑

QQ截图20130726224313.jpg

上海开启“流浪汉避暑区” 24小时提供免费食宿洗浴

东方网7月26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昨天,红色高温预警发出后,徐汇区的慈善救助车在大街小巷奔跑搜寻。高温酷暑,流浪汉出来乞讨的时间晚了,救助人员对流浪汉的巡查时间也延长到晚上10时。流浪汉从街面也转战到了高架下、地下通道等稍显阴凉的地方。上海市民政局透露,上海已启动高温应急救助加大了对流浪人员的街面巡查,全市救助机构都已开启临时避暑区域,不过主动到救助站避暑的人并不多。

各救助机构都设置了临时避暑区域,24小时为受助人员提供免费餐饮、洗浴、住宿等服务。上海市救助站内,每个宿舍都标配了空调、铺了凉席,房间内做好驱蚊工作,必要时还会放鼓风机加速通风。厨房准备了绿豆汤、大麦茶。

上海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透露,今年特别为流浪乞讨等生活无着露宿街头人员开启高温应急救助机制。如果市民遇流浪露宿人员需帮助,可致电12345和962200.

走近“大考”下的特殊人群

这个群体,用他们的话形容就是,“上无片瓦,下无片土”;这个群体,白天,有冷气的地铁站往往成了他们的栖身之所;夜晚,广场露台、火车站通道、网吧则是他们的宿营地。这个群体,洗澡对他们来说是奢望,免费的冷气对他们而言是馈赠,大部分人普遍“一天只吃一顿饭”。

这个群体,被人们称作“流浪汉”。

昨天,上海今年首发高温红色预警,最高温39.3℃,再创新高。作为这个城市比较特殊的一群人,在这样的高温天里,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昨天,记者走近他们,希望能够倾听到他们的心声……

“每周洗两次澡是难得的享受”

人物1:王彦(化名),64岁,离异,无子。

20多年前,回沪后,他开始流浪生涯,一开始在火车站附近,后来到了人民广场。

初见王彦,是昨天11时,他正坐在人民广场地铁站1号线换乘2号线主干道的一个垃圾桶旁,身边横七竖八地摆放着一辆手推车、一根拐杖、一个黑色女式皮包、一叠旧报纸,以及一个装塑料瓶的蛇皮袋,蛇皮袋内已经装了一半空塑料瓶。

他席地而坐,穿着棉布衬衫、西装短裤、老式凉鞋,一头银发,满脸皱纹,正低头翻阅着《圣经》,不时把架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摘下,用衣角擦拭。

此时,地铁站外骄阳似火,上海中心气象台早在8时40分便已发布高温橙色预警,预计最高温在39℃左右。

这种高温天,对王彦而言,喝水是个大问题。但他舍不得买冷饮、饮料,偶尔看到有路过的行人往垃圾桶里扔下还剩半瓶的饮料,他会悄悄捡起来,喝掉。

除了喝水,另一个大问题是洗澡。“每周二、周五,大田路上一个基督教堂会对外开放浴室,那时候我会赶个大早过去洗澡,那真是难得的一种享受。”王彦说,去教堂洗澡的基本都是流浪汉,《圣经》也是教堂派发的。

王彦是昨天10时来到这个垃圾桶旁“上班”的。他说,自己每天都很准时,到了这里后,卸下“行李”,开始回收塑料瓶,这便是他口中的工作,也是目前他唯一的生活来源。

14时,记者买来了汉堡和薯条,他推托再三,才收下。

“我一天只吃一顿,现在不饿,等下吃。”王彦说,他的这顿饭,一般要到晚上才吃。随后,他靠在墙边打了个盹,差不多一刻钟左右。16时30分,王彦振作精神,表示再过最多半个小时,他就准备“下班”了。

17时,他开始收拾行囊,将“战利品”打包成两个蛇皮袋,放在那辆花60元买来的手推车上,然后把《圣经》小心地收进那个黑色女式皮包里。王彦说,这个包并不是捡的,而是他买来的。

离开地铁站后,他拄着一根拐杖,推着那辆盛着两个蛇皮袋的手推车,步行了几百米,来到汕头路上一家废品回收市场。

得知现在塑料瓶每个只能卖1毛时,他面露不悦,“昨天还一毛两分钱一个呢”。往常,他一天能回收150-160个瓶子,一天的净收入大概在20元左右,但昨天“只有15元了”。

“准备回去了。”王彦透露,晚上地铁停运的时候,他们这些流浪汉就得离开,他习惯在上海火车站附近过夜。“那里也算有自己的一个圈子,大家都认识。如果晚上睡在别的地方,怕被小偷光顾。”

“烈日下暴晒是烫一下我的腰”

人物2:刘根弟(化名),54岁,外来务工者,来沪四五年。

孩子大学毕业后已有稳定工作,妻子在老家务农,刘根弟选择只身来上海打拼。人民广场17号出口的露台,成了他的栖身地。

昨天14时30分,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人民广场17号口内,有一群人集体在地铁站内的大理石地板上埋头酣睡。与这些在室内打地铺的人相比,一个穿背心短裤、拖鞋的短发男子有些例外,他顶着室外似火的骄阳,将一块毛巾盖在脸上,在可能超过50℃的花坛边躺着,直面阳光毒辣的炙烤。

“我就想烫下我的腰。”刘根弟告诉记者,他现在在新江湾城一处工地做临时工,腰上的病就是常年累月做重体力活积下的,每小时18元的工资,是他对这份工作唯一的留恋。

“这天气再去户外搬大理石,真的不行了。”刘根弟的工钱是日结的,干一天算一天,不干不得,“每天鸡还没叫就要起床,太阳落山了才能回来,自己都快60岁的人了,酷暑天还是算了。”人民广场17号出口直接通往人民公园,是人流较多的地方。

“说实话,我们睡在这里,就是为了蹭个冷气。但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抽个烟,打个赤膊什么的,真的不好看。”

刘根弟说,等到了晚上地铁停运时,17号口的玻璃门就会被锁上,他们就不得不从室内转移到室外,打个地铺度过漫漫长夜,“偶尔花10块钱去附近网吧包夜,也算是奢侈一把。”

当被记者问起多久洗一次澡时,刘根弟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方便透露。

在人民广场站17号出口外的花坛里,晒着不少T恤,内衣,甚至还有被子。“这些都是‘他们’的。”刘根弟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聚集在人民广场地铁站1号口、3号口以及17号口和附近露台的流浪汉。

“我的衣服几乎不洗,也不敢晒。有些人看到正在晒的衣服,穿了就走。”刘根弟说。

刘根弟透露,这里的流浪汉即使有工作,也都是临时工,最多的是明星演出前到体育场里搭舞台,包饭,10元一小时。

刘根弟说,因为找工作有困难,久而久之,“一些人习惯了没有工作,习惯了流浪,就与社会脱节了”。

文章来源:东方网 编辑:
Tags: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