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影评 > 激辩《盲探》:认真的人真的输了吗?

激辩《盲探》:认真的人真的输了吗?

2013-07-09 19:32:18 人点击
导读:激辩《盲探》:认真的人真的输了吗?

[导读]看过《盲探》的人分成了两大阵营:一队人觉得好好笑呀,剩下的人觉得破案过程有漏洞。这两队人本来真的没什么交集,但前者会不自觉奉劝后者“认真你就输了”!你和你的小伙伴们觉得呢?

88914904.jpg

《盲探》剧照

腾讯娱乐独家专稿 策划/猱姐姐

正方:乐得欢,吃得香

文/淘金汉

杜琪峰那个老家伙,长期以来让一群男人狂砍另一群男人,导致我几乎忘掉他还拍过《孤男寡女》、《瘦身男女》那样好笑的电影。当《盲探》钻入视线时,我没觉察到丝毫喜剧迹象,结果却大大出乎预料,那句“一片看遍杜琪峰”的宣言,伴着我膨胀的食欲妖冶地凌空飞舞起来。

暴力幽默一勺烩,老杜还敢这么拍

《盲探》几乎延续了杜琪峰黑暗、忧郁、神秘的影像气质,但它却是一部逻辑绝对缜密、角色无比可爱、桥段足够好笑的喜剧。以往,古天乐(微博)如切猪肉般的砍人秀,变成了郑秀文(微博)对着头盔嗷嗷地数数;刘青云(微博)尽皆癫狂的疯探做派,换作了刘德华在赌桌上抛洒迷死人的坏笑;当大D那样的纯爷们儿退出银幕,走来一个向“何家彤”大声求救的萌汉子时,我们知道,连老杜自己都玩HIGH了吧——暴力+幽默,如此妥帖地熨一块儿了。

相对于以超强逻辑占主导的美剧诸神,《盲探》的创造性在于,韦家辉和游乃海肆无忌惮地将搞笑元素,如饲料般喷洒在每一个调查现场中,这很冒险,却很成功。郑秀文饰演的女警察何家彤,在架设这个推理故事的过程中功不可没,当她无数次用自虐重现犯罪场景,在臂膀上割出血、在背部文上“我爱华伦天奴”时,一种空前的观影感受悄然驾到:在最恐惧、最慌乱的时刻,总被一个刁钻笑点算计,那种不知所措,只能以我CAO来还击。

要命的是,《盲探》还不是一部撒欢无度的喜剧,全片浓重的暴力底色和反角杀人动机的百口莫辩,都让这一荒诞绝伦、情节跌宕的作品,散发出“银河映像”特供的糁人气味——卢海鹏被爱他爱到癫狂的疯婆婆逼得带领全家逃跑、胖子林雪 (微博)成了大愚若智的暴徒、78版《射雕英雄传》(胡歌版 李亚鹏版 黄日华版)“梅超风”黄文慧再度饰演耍癫的痴心女汉子,都教人被老杜光怪陆离的恶趣味深深折服。而当刘德华扮演的庄士顿,和十几个被害女囤在黑房间召开“灵魂大会”时,你会发现,“卷福”那汹涌的灵气,统统附在了盲探身上。

萌神傻妞对对碰,钻石搭档太给力

刘德华一卖萌,空气流动都加速;郑秀文一憨傻,我们骨头都发酥。

“要把一个盲人演好,你一定要告诉所有人,你是‘看到’的。”刘德华并没瞎说,还记得庄士顿撒完一泡巨尿的那场戏吗?他自信地绕过大床走回了房间。倘若你坚持认为《听风者》中瞎了的托尼“更有演技”,那么你一定是像本片中高圆圆扮演的舞者一样,看错了男人。

当受伤的郑秀文弱弱地说出那句:“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啦?好丑啊,幸亏我快要死了!”时,但凡一个正常男人,很难不想上前亲她一口。郑秀文,这位华语影坛的“傻大姐”桑德拉。布洛克,配得上任何赞美,她用难以抗拒的憨、傻、痴再次证明,有些女人用漂亮来形容远远不够,沉寂良久的她,如此淡定地应对一切入侵式的大特写,那种从骨子里卤透的贴心与温暖何等珍贵。

老杜真的炒了一盘让人垂涎的大杂烩。从为了远远眺望爱人蹲守街边的“战斗食粮”其记臭肠,到豪华餐厅里让隐身为厨师的凶手身份暴露的极品烧烤,还有帮助华仔从出租车杀人魔手中逃脱的蛋酥卷,无处不在的美食,既与情节环环相扣,也生生撬开了我们的味蕾。看完电影走出影院,不大吃一顿,与三五好友一起热烈讨论这部电影,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啊!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不识趣地谈起什么这个瞎子破案的过程太离谱了吧,那对不起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不欢迎你。

反方:尽皆过火,尽是胡扯

文/牛二

很多人说《盲探》不是悬疑犯罪片,而是爱情喜剧,认真我就输了。简直可笑,死了那么多人你还说这是爱情喜剧?!而且你们片方宣传的时候怎么不和犯罪片撇清关系呢!作为一个罪案类美剧迷,我有权力跟所有涉及犯罪元素的电影较真,并誓死维护我吐槽的权力!

杜Sir你是跟出租车司机有仇吗?

《盲探》后半部分,快要揭开专杀伤心女子的连环杀人犯的身份的时候,我暗地嘀咕了一句,靠,不会又是出租车司机吧?结果,真的又是出租车司机。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盲探”庄士敦跟何佳彤联手破的第一个案子的罪犯,在澳门的职业也是出租车司机。所以你尽可以相信我不是在这儿吹牛逼,炫耀自己猜中了剧情,而是确实因为这样的故事设定感到崩溃。

如果你看过《犯罪心理》或是其它一些好莱坞犯罪题材的影视作品,就会发现关于“伤心女子系列失踪案”的罪犯身份谜题,其实是犯罪电影里经常会问到的问题——什么人可以在陌生人毫无戒备的情况下接近他们?出租车司机当然是比较常见的答案,例如《人骨拼图》里的杀人犯就喜欢用出租车司机的身份接近被害人,但是这不是唯一的答案,常见答案还包括:警察、义工、老年人、带着孩子或者宠物的人……对,我用的是省略号。

但是在《盲探》里,一头一尾两个连环案子中的系列犯罪者,居然用出租车司机这同一个职业来掩盖身份。对此我只能想到两个原因:一是四位编剧和导演杜琪峰在北京出租车涨价前被拒载过,涨价后又因为堵车被多收了大把钞票,从而决定报复整个出租车司机职业;二是编剧敷衍了事,导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例如,片中的停尸房砸头案,很难让人相信警察会不去调查林雪那条线索,而去怀疑一个失踪的人。停尸房三个员工,一人死亡,一人失踪,剩下的一个人拿着赌马的彩票去领取了奖金。谁更值得怀疑,不是显而易见吗?失踪者的尸体一直找不到,也让人难以相信。片中的解释是“失踪者”被林雪分尸,跟别的尸体放在一起。也就是说,必然有的尸体是双头的、有的是三只手,有的是三条腿,即便他们生前是肯德基养殖场的员工,如此变异也总归会被人看出问题。

又如,片中庄士敦一直认为小敏是“伤心女子系列失踪案”的受害者之一,是一个非常可笑的想法。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在影视作品里,连环杀人犯都有自己的偏好,发色、肤色、身材、某种特定的服装都属于偏好。喜欢杀金色头发的,就不会杀黑头发的,喜欢杀白人的,就不会杀黑人……把“伤心女子”设定为一种偏好,已经很勉强了,还要不顾小敏和其他失踪者的年龄差距,而怀疑凶手是一个“从八岁到八十岁,谁在街上哭就杀谁”的家伙——这不是罪案,这是都市传说,这是鬼故事。

还有,早在小敏生孩子之前,庄士敦和何佳彤就已经知道了抢劫银行的大脚罪犯的样貌和工作单位,之后追查姓名、家庭住址和社会关系也是很容易的事。可是等到小敏的孩子已经能打酱油了,庄士敦他们一家三口居然还要随身带着运动鞋,坐在茶餐厅里寻找大脚——这是香港警察傻,还是什么人傻?

华仔狂虐Sammi这是八十年代老梗了吧!

故事编得漏洞百出,是《盲探》比较突出的问题,但绝不是唯一的问题。

有人说,《盲探》不是犯罪电影,而是一部爱情电影——我首先要建议他去各个电影网站看看《盲探》影片类型那一栏。更重要的,即便当它是爱情电影,它也不是一部好的爱情电影。庄士敦像玩傻子一样玩何佳彤。为了“破案”,一次次把她从楼梯上踹得滚下去、逼何佳彤用刀子割手臂,这样的过程中,何佳彤深深爱上了庄士敦——有病吧!《盲探》的所谓“爱情戏”,完全是八九十年代“沟女片”的下三滥气质。

当然,所有的问题港粉都可以用“港片本来就‘尽皆过火,尽是癫狂’”一句话遮掩过去。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忘了,这句话其实不是夸人的话,即便脸皮厚,也最多可以把它理解成“这神经病长得其实还不错”。如今再拿这话来自得或是护身之前,不妨先问自己一句,这到底是主流电影还是cult片。

文章来源:腾讯 编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