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名人言论 > 索罗斯:德国还剩3个月拯救欧元

索罗斯:德国还剩3个月拯救欧元

2012-06-05 13:53:24 人点击
导读:当欧元区危机还在政治僵局中举步维艰时,“金融大鳄”索罗斯已经为欧元区敲响了警钟:以德国政府及其央行为首的欧盟当局只有三个月时间纠正错误,领导欧元区摆脱债务危机。三个月过后,他们将无力回天。

36249477.jpg

 

当欧元区危机还在政治僵局中举步维艰时,“金融大鳄”索罗斯已经为欧元区敲响了警钟:以德国政府及其央行为首的欧盟当局只有三个月时间纠正错误,领导欧元区摆脱债务危机。三个月过后,他们将无力回天。

当地时间6月2日,索罗斯在意大利特伦托(Trento)的一个经济学会议上讲话时表示, 欧盟当局错误地理解了危机的性质,因此开出了错误的药方。他预计欧元区危机会导致欧洲国家像上世纪80年代的拉丁美洲那样,遭遇“失去的十年”。

索罗斯认为,解决危机最终将取决于德国政府与央行的决定。他预计德国最终将会做该做的事,让欧元区继续存在下去。

欧元区危机的根源

除了在建立之初就存在的根本缺陷——货币联盟缺乏政治联盟,索罗斯认为,欧元还存在一些甚至连建设者都没意识到的、至今也未被充分理解的其他缺陷。(点击查看>>>国际新闻)

他指出,欧元问题的主要来源是成员国将法定货币发行权拱手让给了欧洲央行。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欧盟当局也没有意识到。引入欧元时,监管机构允许银行无限量地购买政府国债而不需要为此保留权益资本,而央行在通过贴现窗口发放贷款时也同样接受所有的政府国债。商业银行发现,积累欧元区弱国的国债可以让他们赚到一些利差。这就是为何欧元区利率趋同,但竞争力差异扩大的原因。

德国采取了结构性改革并变得更加有竞争力,而其他国家则坐享其成地看着房地产和消费由于廉价信贷而不断膨胀,无视经济丧失竞争力。

2008年危机爆发后,很多政府不得不将银行债务转移到他们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上,并通过大量赤字来维持财政支出。这些国家发现自己逐渐沦落到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处境,即沉重负债而无法控制货币。由于经济表现两极分化,欧洲债权国与债务国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金融市场之后发现,曾经被视为无风险的政府国债正受到投机者攻击并可能违约,但当他们真的这么认为的时候,风险溢价便急剧攀升。这又使得那些资产负债表上拥有大量国债的商业银行面临破产风险。

索罗斯认为,这就是为何当前危机由两大部分构成:主权债务危机和银行业危机,且两者之间密切牵连。(点击查看>>>主要国际指数)

欧洲误解了危机性质

索罗斯认为,由于欧盟当局并不理解欧元区危机的性质,因此把注意力聚集在财政紧缩而不是经济增长上是一个错误。

“他们以为这是财政问题,而这其实更是银行业以及竞争力的问题。他们也用了错误的补救方法:通过经济收缩是无法削减债务负担的,只有通过增长才能够削减债务。危机仍在加剧,因为人们并不理解社会变化的动态过程,那些在一个时点上可能起作用的政策措施在实施时就可能已经不够用了。”索罗斯说。

在索罗斯看来,债权国实际上正在将经济结构调整的负担转移到债务国身上,从而逃避他们自己对失衡应负的责任。欧元区失衡要归咎于外围国家,但所谓的核心国对危机负有更大的责任:“核心国设计了一套有缺陷负系统,制定了有缺陷的条约,采取了有缺陷的政策,而且总是行动太迟,又做得太少。”

“拉丁美洲在80年代遭遇了失去的十年,而现在同样的命运正在等待欧洲。”索罗斯警告称,“德国和其他债权国有责任认识到这一点。”

索罗斯犀利地批评道:“欧盟当局几乎不理解现在发生的事情。他们准备应对的是财政问题,但只有希腊陷入了财政危机。欧洲其他国家正在遭受着银行业危机以及竞争力两极分化导致的收支平衡危机。政府根本没有理解当前问题的性质,更不要说找到解决方案了。因此他们只是在试图买时间。”

也许通常这会奏效,但索罗斯认为,这一次不会,因为“金融问题被政治解体的过程强化了”。在本次金融危机后,欧盟当局试图维持现状,但那些不能容忍现状的人开始出现“反欧”态度。因此,欧盟的解体正进入自我强化的过程,这就是索罗斯所谓的“政治泡沫”。

欧元区未来取决于德国

索罗斯警告称,欧盟当局只有三个月时间窗口来纠正错误并扭转当前趋势。他明确指出,所谓“当局”就是指“德国政府和德国央行”,因为在这场危机中,“债权国坐的是驾驶员的位子,没有德国的支持什么都做不了”。

他预计,6月希腊选举产生的政府会愿意坚持现有的救助协议,但不可能真正实行协议。而希腊危机将在今年秋季迎来高潮。届时德国经济也会削弱,德国总理默克尔会发现,那时会比今天更难以说服德国民众接受一切额外的欧洲责任。这就是所谓的三个月最佳时机。

索罗斯建议,欧洲应该采取的一些措施包括建立欧洲的存款保险方案、由欧洲稳定机制(ESM)直接向各银行提供融资、实行共同的金融监管与监督。

而一切降低重债国借款成本的措施,尤其是多种降低融资成本的方法都需要得到德国央行和德国政府的积极支持。当然,欧元区最终需要一个可以负担大部分成员国偿债风险的金融机构。

他认为,德国最终将会做该做的事,让欧元区能继续存在下去,因为假如欧元区解体,那么德国银行将会遭受巨大损失。而且如果重新使用德国马克的话,德国马克很可能比欧元强很多,导致德国出口受损。

索罗斯最后呼吁:“我们需要竭尽所能来说服德国表现出领导力,维护欧盟这个曾经的‘幻想物’。欧洲的未来取决于此。”

欧元区第四个求援者:塞浦路斯面临“最后选择”

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或将很快迎来第四位寻求救助的“客户”——岛国塞浦路斯。

尽管上周,塞浦路斯财政部长Vasos Shiarly对外表示,寻求EFSF的救助是塞浦路斯的“最后选择”,但从市场和现实来看,塞浦路斯似乎除了“最后选择”之外已经很难有其他选择。

另据外媒报道,塞浦路斯银行业对希腊的风险敞口大概是220亿欧元,需要的融资规模大概是50亿~70亿欧元之间。去年对希腊债务进行的高达75%的减记给塞浦路斯银行业带来了沉重打击。

塞浦路斯央行数据显示,银行资产是国家GDP总和的7~8倍,也就是说国家根本买不起这些银行。

塞浦路斯的第二大银行塞浦路斯大众银行(Cyprus Popular Bank)已被迫为其数十亿欧元重组计划寻求政府支持,这一事态的变化将导致这个岛国的公共财政陷入赤字,进而导致该国无法实现今年的预算目标。

而塞浦路斯第一大银行塞浦路斯银行(Bank Of Cyprus)也将在本月中旬前必须完成大规模的融资计划,具体数额不详,不过由于出售该行的澳大利亚分行可能使其融资压力有所降低。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Panicos Demetriades 曾向媒体表示:“塞浦路斯大众银行在本月底就需要融资18亿欧元,很明显,现在时间所剩无几。”

Demetriades透露,目前塞浦路斯正在和欧盟当局协商将债务展期至8月底。

其实时间只是一方面,即便时间可以拖延,向市场融资的成本似乎也不是塞浦路斯政府或银行可以承担得起的。

目前塞浦路斯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直徘徊在14%左右,其债券评级已被穆迪评为垃圾级,在这种情况下,塞浦路斯很难找到融资渠道来满足自身的资金需求。

塞浦路斯尼科西亚的欧洲大学经济学教授Alex Apostolides表示,塞浦路斯已经开始感受到了希腊危机的影响,可能除了向欧洲求援外别无选择;可考虑的应对措施越来越少,向EFSF求援的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大,几乎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步。

受希腊危机影响,IMF预测塞浦路斯今年的GDP增长为-1.2%.

之所以将向EFSF求援视为最后一项选择,是因为塞浦路斯政府内部对于紧缩计划力度存在争议,议会将很快进行投票,决定是否接受欧洲新的财政协定。

一些政府内部人士担心,如果按照EFSF的救助条件,塞浦路斯将不得不实施更加严格的紧缩措施,岛国脆弱的经济可能因此进入更严重的衰退。

但如果想要恢复市场对塞浦路斯的信心,同时避免欧元区伙伴国提出力度更大的减赤措施作为发放救助的条件,塞浦路斯就必须要实施这些新的紧缩措施。

在向EFSF求援之前,塞浦路斯政府将目光转向了中国,目前,塞浦路斯在与中国就另外一笔数额不详的双边贷款进行谈判,不过,这些贷款及时到位的可能性不大。去年年底,塞浦路斯与俄罗斯就一笔25亿欧元(合31亿美元)的双边贷款进行了协商。

塞浦路斯国际管理机构的一位专家甚至建议,如果EFSF的条件太苛刻,塞浦路斯可以变卖家产——新发现的天然气储量,将这些资产抵押给俄罗斯和中国,从而获得贷款。“尽管这样做的可能性有限,但作为和EFSF讨价还价的工具还是可以的。”

不过,塞浦路斯是欧元区最小的经济体之一,而且市场对其成为第四个寻求救援的国家也早有预期。早在2011年8月份,穆迪初次大幅下调其评级时,市场就已经预期这个岛国可能会成为第四个向EFSF寻求救助的国家,所以市场可能不会对其作出过于剧烈的反应。

文章来源:千客网 编辑:ste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