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千客财经 > 2012国际金融论坛对话保罗沃尔克演讲会在上海举行

2012国际金融论坛对话保罗沃尔克演讲会在上海举行

2012-05-27 16:19:46 人点击
导读:2012国际金融论坛对话保罗沃尔克演讲会在上海举行。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沃尔克主要介绍了全球的金融改革和金融复苏。这是发达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问题,现在面临的最为严重的是经济衰退,而且经济复苏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m_141822178.jpg

 

2012国际金融论坛对话保罗沃尔克演讲会在上海举行。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沃尔克主要介绍了全球的金融改革和金融复苏。这是发达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问题,现在面临的最为严重的是经济衰退,而且经济复苏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以下为沃尔克演讲文字实录:

保罗 沃尔克:刚才副市长说到按中国人的标准我还是很高的,最近有一个老朋友,他离开了我们。那么,欧洲的央行现在在危机之中,我非常担心银行。他们说有一个大的机构倒不了,这个就是保罗。沃尔克,他们这么说。我第一次到上海的时候是33年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情况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只是一个村,大概也就1000万人。但是那时候它没有金融中心,没有高速铁路,没有大的机场,没有丽嘉酒店,我当时来的亮点就是打球,在那个时候我跟上海银行的行长在打球。我们现在来到中国部分是学习,这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正好是相反的。今天上午,我们的对话会非常有意思,我们会讲到很多的问题,我只能跟大家简要的介绍一下全球的金融改革和金融复苏。这是发达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的最为严重的是经济衰退,而且经济复苏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金融体系,还有现在的金融有了很多的投机和问题,这样可能会造成一次重大的金融危机,这个金融危机影响了西方不仅仅是美国的所有的主要金融机构,同时影响到了欧洲的金融机构。现在危机发生了4至5年,但是经济的复苏非常缓慢,在美国是很缓慢的。根据国际标准来讲,特别的缓慢,但是如果我们是按发达国家的标准来看,美国还是做得不错,每年增长2%,欧洲今年根本没有什么增长。而且欧洲一部分国家,他们的经济增长为负,我们现在看到了欧洲遇到了很多的压力和困难,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对于我们来讲,对于世界来讲也不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当我们回顾大家所了解一个事情的时候,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是一个新兴国家,我们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完整新体的过程,领导世界经济的发展已经10年了,这里的增长非常重要。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来看美国和欧洲的经济衰退,这就更值得我们关注。中国目前的情况也不是非常的乐观,我们有一揽子的问题需要解决,我们需要寻找解决方案来解决目前的问题,全球的问题。在这样一个金融领域里面,大家都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我想有许多理由我们可以来讲,关于欧美的金融危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原因,我不会非常详细的讲,那就是长时间的经济不平衡,中美之间的经济不平衡以及在美国的过度消费,目前使得整个世界经济不可持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出现了大量的情况,在目前进行的房地产投机,在欧美都发生了防地产投机,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这又是非常复杂的,对全世界影响非常大。所以由复杂的情况和程度来看,我们都必须意识到这是因为现代金融导致的问题。大家都会想,在过去的几十年,我们都会有相应的精细程度,有新的金融工具,派生工具等等。我们大家现在都很聪明,我们有数学家,有各种各样方面的金融专家,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制止危机的发生。大家都充分了解市场,大家可以对未来作出预期并作出解决。所有的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一种幻想。因为在信用和金融市场里面的复杂程度,实际上会使得我们意识到问题是很复杂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新兴国家最好就是因为在危机发生中和发生后有有所作为。我们现在如何对全世界的市场和金融作出怎样的解决和解救方案?

有一个反映非常简单,它实际上是一个建议性的内容。如果他们对自己的运作变得更加自信的时候,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杠杆。所以,他们可以有7至8的百分比,他们用这个杠杆来做市场的话,他们会有更多的工具,所以对于金融机构来讲可以达到40%,如果你的资产降低,它会反弹,这就是在美国和欧洲发生的情况。并且要求数以亿计的美金,中国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对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数以亿计的美金是很大一笔钱,这样会由高杠杆产生政治的复杂问题。那么,政府中花了大量的钱,以及在政治上的这种反映,我们并不希望处在这样的状况中。政府以及纳税人都不希望金融机构从中渔利,所以我们有政治文化以及经济文化,都由此产生。

那么,有另外的一个反映,是我们必须有更多的资本,通过这个杠杆率可以体现出来,这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想法。我们可以看一看它的成功程度可以达到怎样?我们可以有复苏的情况,我们可以募多少资本,金融体系到底是如何运作,我们必须要有一致性才可以达到这个目标。在主要的国家中情况的确如此,但是我们面下必须要用资本解决的问题是下降。我们必须要看到的是在国际金融体系里面,我不会对这个问题进行过多的阐述,但是我们会有所涉及。在欧洲议会的聚会里面,许多议会的会员会说,在结构上进行重新调整,对银行的结构进行同期调整。银行应该为什么,不应该为什么,我们如何来处理这些资产不良的机构,这些机构失灵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做?在美国的规律中,我们会假设失灵的机构应该允许它失灵,我们如果去救它,是违反法律的。政府可能会允许这个失灵的机构运作一段时间,但是最后股市会崩盘,资金会流失,银行的信用也没了,这样市场会对此表示怀疑。

在美国和欧洲都会有这样复杂的机构,我认为在美国和欧洲之间所进行的对话,政策到底是如何来进行的?政策的执行在很大的程度上会取决于司法管辖权。银行应该如何为之?银行应该不做什么?在布鲁塞尔的讨论中,大家一致认为,英国人,我自己本人都需要银行的调整,鼓励银行做一些生意,但是另外一些生意银行不应该做。这种区分应该在什么地方?比如说商业银行在我们的经济里面发挥重要的作用,他们应当有能力在自己的国家以及国际层面安全有效地处理并且转移自己的资产。这对于每一个国家的银行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欧美、中国的银行都是如此。他们是受到央行的保护,然后也可以通过保险业来进行保护。我们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是不是会保护投机性的行为?银行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为所欲为?这样并不复杂,但是我们还要对它进行保护,这个自营交易,银行在这方面实际上也是不允许的。所以越来越多的努力,特别是欧美银行努力开始来控制银行的投机行为。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在美国进行的所作所为,也就是禁止银行的自营交易。在英国,他们实际上进行了更为广泛的措施和手段,在欧洲大陆是不是已经进行了同样的改革,我并不知道,但是他们可以肯定的是正在讨论如何对其进行改革。

所以,有许多事情,我还需要去做,在欧美。我们中国也应该有所作为,我们应该对其进行讨论。今天早上的讨论中,我们会有所涉及,最主要的问题以及在布鲁塞尔的主要问题,就是商业银行应该怎样发挥适当的作用,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政府的意思是什么?如果他们失灵,我们应该禁止他们做什么?所以有很多有意思的话题,我们等一下要讨论这些问题。我们要讨论的许多国际问题,对中国来讲是相关的,对上海来讲也是相关的。因为上海我认为会成为一个领先的国际金融中心,国际之间会变得越来越互相依赖,所以我现在坐下来参加到我们的对话中。我非常期待能够跟大家一起来讨论。

文章来源:千客网 编辑:ste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