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经观察 > 银行业大洗牌

银行业大洗牌

2013-07-23 09:34:42 人点击
导读:银行业大洗牌央行正在用实际行动向商业银行宣布,自己不再是“央妈”,没有银行可以继续撒娇。央行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使得银行业的大洗牌已经拉开帷幕,所有银行面临着

QQ截图20130723093402.jpg

银行业大洗牌

央行正在用实际行动向商业银行宣布,自己不再是“央妈”,没有银行可以继续撒娇。央行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使得银行业的大洗牌已经拉开帷幕,所有银行面临着两种选择,要么生存,要么死亡。

如果说“钱荒”事件之后,商业银行对央行还抱有一丝幻想,那么如今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态度,算是彻底让银行死了心。7月20日开始,中国的贷款利率正式市场化,最终,存款利率的市场化将是整个利率市场化的终点,其中要经历一个培养中国金融机构在存贷款利率的定价权的过程。

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罗毅指出,随着银行的杠杆将下降以及未来不良贷款不断上升,银行净资产收益率水平下降。这一逻辑无可厚非,但另一方面,严厉的监管和对经济的改革将为银行业长期稳健的增长提供了更好的制度环境,增长的空间依然存在。

究竟谁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需要市场来决定。而无论是历史经验、还是分析数据,似乎都预示着这场优胜劣汰的过程并不平静。

一份穆迪控股的数库财务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中国银行业将不得不在未来两年内筹集500亿美元至1000亿美元的新资金,来满足现行的资本充足率的监管。一位券商分析师对腾讯财经表示,银行业是否有如此大的资金缺口,尚需测算和观察,但基本上未来银行发生股权融资的概率较大。

显然如果是系统性的资金缺口,银行之间相互举债并不现实。而以股权来融资的话,对市场冲击最小的无疑是股东注资或引进新的股东。

在各种政策信号鼓励金融行业向民营资本开放的背景下,或许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银行的忧虑

虽然大量的分析报道已经反复强调,此次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影响有限,真正有意义的是存款利率的市场化,但部分银行内部的反应仍然强烈。

一位来国有大行负责风险控制的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今后银行业的贷款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快速增长,除了经济增速回落导致需求减弱的原因之外,他还提到了利率市场化的影响。

他称,随着贷款利率全面放开,意味着利差将出现小幅回落。在利差缩小且存在继续大幅缩小预期的情况下,银行并不会选择通过扩大贷款规模来做厚利差收入,而是会选择转型。

而银行的转型,一方面通过做大中间业务,但他认为这比较困难,更“靠谱”的转型方向是发展小微企业贷款,因为小微企业贷款的利率通常可以高过基准利率,帮助银行获得更大的利差收入。

但问题在于,大型银行在以往政策的保护下,已经习惯于与大型企业合作,赚“容易的钱”,能否快速调头开展小微贷款业务,还是未知数。一位供职于四大行人士的表态,恰好印证了上述担忧。他对腾讯财经表示,尽管存款利率的市场化没有放开,但是银行内部已经出现紧张空气,按照目前的进程,存款利率的市场化是必然的结果,未来现有的客户将会受到中小银行的冲击,而银行实际上还没有做好准备与中小银行去做竞争。

而中小银行业有着自身的问题,相比大银行略逊一筹的吸储能力,可能让中小银行面临更大的困境。另一位银行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过去十年银行业的发展空前蓬勃,而流动性的问题可能会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都存在,未来十年银行业可能会经历一个大洗牌。目前中国的银行盈利模式基本还是存贷差,一些中小银行在吸储的渠道方面与国有四大行相比没有竞争力,所以即使过去十年能赶上机会发展起来,但在未来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可能会面临着资金不充足的局面。如果资金链一断,就会非常危险。

资金缺口显现

虽然贷款利率市场化刚刚公布不久,但是已经有机构开始关注银行的资金链问题。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国际评级机构穆迪部分控股的数库财务咨询有限公司出具了一份报告,假设银行净利率收入下滑10%,而资产增加15%,那么中国银行业将不得不在未来两年内筹集500亿美元至1000亿美元的新资金,以保持当前的资本充足率水平。

一位券商分析师对腾讯财经表示,对于上述银行缺口数据无法评价,因为这一测算要逐年对风险资产进行评估才能得出结论,但是她认为,根据目前部分银行的经营情况来看,未来两年银行发生股权融资的概率较高。

上述国有银行人士指出,国有四大行监管较严,在融资,发行理财产品等方面相对还是比较谨慎的,但一些股份制银行,也许更有可能将吸收来的资金用于买空卖空的活动,也就比较容易发生资金的问题。

潘伟志,一位供职于评级机构的分析师对腾讯财经表示,2013年1月1日开始实行的巴塞尔协议3会使银行的融资的需求上升。巴塞尔协议3规定,大型银行资本充足率需达到11.5%,中小型银行需达到10.5%,并对风险资产的权重和分类做了更严格的规定。此前的监管只规定了商业银行的最低资本要求,即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核心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4%.这一规定的实施必然对银行的再融资需求造成影响。此外,实体经济的下行也会导致银行坏账率上升,并且报表与实际的坏账率还存在一定的出入。

实际上,银行业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战略合作方、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尼古拉斯。博尔斯特近期撰文,讲诉了华夏银行理财产品风波的最终解决办法:“最近华夏银行上海分行发售的理财产品出现了违约。在投资失败后,政府向华夏银行和中发公司施压要求妥善处理这一问题。虽然开始公司试图撇清责任,但最后还是返还了投资者的本金,但并未支付利息。”

一份来自独立咨询机构盛博研究公司的报告指出,未来5年民生银行的资金缺口或达110亿美元。但民生银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有再融资计划的猜测。

但对民生银行表示担忧的并非只有盛博这一家机构。上述银行风控人士对腾讯财经指出,民生银行作为一家对利润要求较多的股份制银行,在业内确实有比较激进的经营方式,体现在理财产品和银行间拆借的业务上。根据摩根大通发布的研报,2012年下半年,民生银行的日平均存贷比为76.7%,高于银监会规定的75%;算上同业拆借,存贷比达到109%,远高于其他银行。

民营资本或迎来契机

美国的历史经验表明,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银行业出现的资金缺口问题不容小觑。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罗毅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利率市场化使得目前银行业的高息差将难以持续,对存款的激烈竞争使得银行破产的风险加大。从发达国家利率市场化历史来看,利率管制放松的确会对银行业产生较大的冲击,银行业整体利润波动和大量中小银行破产也是事实。比如1980年代美国有大量中小银行破产,银行业整体利润增速波动也比较大。

以往银行的再融资倾向于使用次级债工具,但是如果资金缺口系统性爆发,可能自顾不暇的银行很难去选择购买别人的债券。因此上述券商分析师对腾讯财经表示,未来银行的融资方式很可能是股权融资。而股东注资或引入新股东是不对市场构成冲击的上上之选。

而近期部分官员释放出的信号,颇耐人寻味。7月21日,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在公开场合建议,未来国有控股商业银行只保留4家,国有控股下降到30%,交通银行放弃国家控股,国有股份划拨养老基金。对大型银行限定存贷比,结算,托管市场份额,严格分业经营,限制分支机构网点人员,出让一部分市场给中小银行。

谢平曾任汇金公司第一任总经理,深谙金融机构改革的路径。依照他的设想,国有控股可能会减持,而不是增持。这或许给民营资本带来了契机。

7月20日,上海市黄浦区对外发布《黄浦区关于建设外滩金融创新试验区的十大举措》,民营金融将是试验区的两大核心之一。从顶层设计上,实际已经为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预留了空间。

而民营资本的进入,可能令银行业的洗牌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罗毅认为,随着中国利率市场化和金融机构公平竞争时代的到来,具有经营优势的金融机构也可以凭借领先的战略和差异化服务脱颖而出,获得市场的差异性重估。

文章来源:腾讯 编辑:
Tags: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