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商界传奇 > 卫哲:在阿里的痛属自找

卫哲:在阿里的痛属自找

2011-11-30 19:43:11 人点击
导读:只有痛了,才会把人生的路走通。所以如果说阿里巴巴的痛苦不是马云或者阿里巴巴强加给我的,是我自寻这样的痛苦,因为我要去改变自己。前阿里巴巴CEO卫哲近日接受了采访,分享了自己离开阿里巴巴之后所做的事情,并就阿里的工作经历和马云其人给出评价。

200942145512543.jpg

前阿里巴巴CEO:卫哲

 

  只有痛了,才会把人生的路走通。所以如果说阿里巴巴的痛苦不是马云或者阿里巴巴强加给我的,是我自寻这样的痛苦,因为我要去改变自己。

  前阿里巴巴CEO卫哲近日接受了采访,分享了自己离开阿里巴巴之后所做的事情,并就阿里的工作经历和马云其人给出评价。

  卫哲表示,自己离开阿里是为成全它伟大公司所付出的代价,这是一块“伤疤”,让自己受益匪浅。对于曾经的阿里工作经历,卫哲将其称做是“自寻痛苦”的过程。卫哲表示,“自寻痛苦”是因为要改变自己,在人生的路上, 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只有痛了,才会把路走通。

  谈及目前所做的PE工作,卫哲称,这是自己在进入阿里之前就有的一个梦,如今把它做起来也只是旧时种子发了芽。卫哲表示,自己做过投行,做过零售,做过互联网,如今做PE是最终选择,关注领域也会在零售、电子商务、互联网三个领域。

  同时,卫哲又表示,在中国做PE是永远有机会的,因为众口难调,PE终究会进入一个细分的市场。对于自己先期为投资项目做咨询的举动,卫哲笑称这是受红包的雷锋。

  和马云合作这么年,卫哲评价两人关系时称,这是一种不走寻常路的关系。卫哲表示,单凭马云在电子商务领域所作出的贡献,马云就是一个值得社会去珍惜的人。

  以下是卫哲访谈实录。

  卫哲:

  在阿里的“痛苦”是我自找的

  这是出事之后第一次接受采访。我觉得阿里巴巴今天称不上一家伟大的公司,但是是一家愿意为走向伟大,不断付出代价的公司。我也在为它付出代价,所有已经离开和在阿里巴巴的人,都是在为它成为更伟大(的公司)付出代价。

  (辞职的烙印)为什么要去擦掉,马云说那句话我也很同意,“送给我最大的一块伤疤”。只不过我年轻的时候,就像小时候摔跤的时候伤疤别人没看到,但今天我相信这个伤疤可能让我受益二十年。我觉得做人和做事要分开来看,做事都能弥补,但做人,我觉得在中国需要有这样的CEO站出来,给社会给这个自己热爱的组织一个刻苦难忘的记忆。我相信大家记住我比记住这件事要容易,可能若干年之后,还记得卫哲还辞过职,然后再联想出为什么辞职,使整个价值观,或者整个做电子商务的底线能够被公众认可。

  以前我有一位在万国证券的老同事,他说过一句话,他说快乐和痛苦都是自找的,在阿里巴巴的痛苦是我自己找的。因为我要去改变我自己,所以你才会去寻找这些痛苦,因为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只有痛了,才会把人生的路走通。所以如果说阿里巴巴的痛苦不是马云或者阿里巴巴强加给我的,是我自寻这样的痛苦,因为我要去改变自己。

  我开始讨厌十年职业经理人在身上留下的坏毛病。以前的卫哲太容易去取悦你的老板,去理解老板想什么,而久而久之忘了自己,这对职业经理人来说是最麻烦的事。在阿里巴巴我学会我要什么,我去做什么,(从阿里巴巴我学会了)做人,做事。做人,就是在职业经理人里面增加企业家精神的元素,增加创业的激情。做事,就是做事是有价值观的,价值观说低了,就是中国现在很多企业缺的这根赚钱以外的底线是什么,说高了,那么在赚钱以外能够为社会做点什么。

  做PE是旧时种子发芽了

  在我进入阿里巴巴之前就有一个做PE(私募股权投资)的梦想,所以当时摆在我面前是,如果没有阿里巴巴的话,在百安居后面,我可能2905年2006年就组建了一个PE基金。所以离开阿里巴巴后,旧时的一个种子就发芽了,而并不是招到一个新的种子,找到一个新的想法,这个想法在心底已经蕴藏了很久。

  (成立的这个新基金)做投资,做PE.这是结合我的经历,做过投行,做过零售,做过互联网,总结出下面轮到卫哲该做的,看来只有做投资了。所以在过去六个多月,一直在筹备组建一个以美元为货币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的原名叫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现在做成两个机制,一个叫Public Equity(公众股权投资)。做私募的应该很低调,但在中国好像低调不了,都得很公众。第二变成了People`s Equity(全民股权投资),全民都在做投资,都在做私募股权投资。

  实际上在募集资金的时候,绝大部分的是找机构投资者,那这一轮资本市场的风波可以说对机构投资者的冲击更大,对家族和个人相对冲击反而较小。所以很幸运,我们第一次募资,没有面向机构投资者,而面向是和卫哲共事、了解,成为朋友很多年,非常信赖的朋友们。在香港地区有五个香港家族在支持我这个基金,大陆呢有十几个各行业的知名的企业家也投入支持我这个行业。我觉得除了傍大款之外,更重要的我是要傍大佬。大款和大佬的区别是什么?大佬是指他在这个行业里面的领军地位。所以我们现在有很多大佬级的行业领军人物,投资了这个基金。他们不仅出钱,更重要的是,他们自身所在的行业就是我们本身很关注的行业。

  我们这基金就关注三个行业,零售、电子商务、互联网。其实,管理家族企业的钱不是我突发奇想想到的,因为家族的钱,可以说是最长期的,比金融机构的钱要长期的多。而大家知道做投资,都知道巴菲特,巴菲特后面只有两个关键字,长期。所以家族钱,第一个特点是它的长期性,第二个特点,更有人性化。我觉得不缺钱是对的,不缺人脉不见得,可能更缺某一些专业知识。比如说有很多是制造业起家的出资人,他们想现在自建渠道,那我以前的零售经验和电子商务的经验,对这些家族企业的转型非常重要。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这些家族企业有相当一部分正在处于第一代和第二代的交接过程当中,所以很多家族企业在我们的日常很多会议当中,都希望派他们的第二代来参与来学习。拿钱的时候是第一代在忽悠我,希望我能够拿到他们的钱,管理好他们的钱,同时把第二代推销给我,说第二代还是不错的,希望我们有机会能够多照应。我相信这些出资人已经比原来越来越成熟了,他明白出资人和管理人的分离,在日常决策中的分离,投资项目中的分离。

  在中国做PE永远有机会

  你刚说有上千家PE,那我说中国还有成千上万的餐馆,但我今天还是想说,每个开餐馆的还有机会,永远有机会,因为众口难调啊!所有的餐馆里边川菜、粤菜、上海菜都会有一席之地,PE一定会进入一个细分的市场。原来中国的VC(风险投资)和PE基本上都长一个样,那我们这次,维新力特资本、嘉御基金,我们是希望在众多的餐厅里边,我们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口味。我的口味是比较重,这个比较重呢,就是对企业的战略和管理参与的比较多,相对有些纯财务的比较轻,我们属于重口味PE,但中国的投资公司当中呢,都号称要给被投的企业提供服务,增加价值,但能做到的很少。我们希望能够做中国第一家通过战略咨询、管理咨询提升企业价值,同时我们的资本进入分享企业额外创造的价值。

  (在先期为这些项目做咨询的时候)我们是免费的,我经常开玩笑和我的同事说,我们是一个收红包的雷锋,和有价值观的资本家。我们首先是雷锋,扶老太太过马路,免费咨询,但过完马路之后,老太太一高兴摸出个鸡蛋,我们就收下了。所以是收红包的雷锋,但老太太不愿意拿出这个红包来,我们也不会搜老太太身。也就是说我们免费提高了咨询,企业如果不允许我们投资,也没关系,就当我们学一次雷锋吧!

  我们的方法是,看病免费,吃药动手术我们掏钱一起来,我们掏上我们的资本,我们个人的前,一起来,和你共担风险。在过去十年的CEO经历当中,我个人比较擅长的是把一个有几个亿规模的企业做到几十亿上百亿的营业额,我确实没有从零开始做到它第一个一个亿,所以这不是我个人的强项,我不能去帮助别人。我们能够帮上别人的是,有一个亿以上的营业额,如何做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

  小企业在几个亿的时候,可能是乘以一个十是最难的事,这个最难呢,很多人都把它归于钱的问题,我恰恰认为,很多问题都是来自于钱,而不是钱的问题。因为在这个规模的企业,开始接受外部投资和融资了,但是有了钱,他的别的能力而不是因为钱而一夜之间提高了。我见过不少企业,突然账上多了几千万美金,他们之前连几千万人民币都没有碰过,但还是当年管几百万人民币的人突然有几千万美金,结果把这个企业给整死了。所以人的能力的提升,是在几个亿的时候,最相关的。目前这个基金的规模是在两亿到三亿美元之间,我们又是比较注重投入实际时间、参与管理的,参与帮助这个企业提升管理和战略的。所以单个项目不能太小,所以目前在一千万到三千万美元左右单个项目。

  (从大的趋势看)下一步,就是线下对线上的这么一种结合。或者线上到线下的这种结合,将会是下一轮电子商务成为主流的一个必须。苏宁的易购,尽管规模比京东商城要小,但它的盈利能力要强很多,因为它可以借助线下的大量的资源,比如说采购资源、仓储资源、物流资源、客户资源,甚至营销资源、品牌资源,未来五年,不做电子商务,将无商可务。但未来五年,如果传统的行业大佬发力电子商务的话,比纯电子商务的机会只会更大,盈利只会更早。

  我们有些投资项目并不一定是上市,我们很多的企业很可能成为我们今天LP所在集团的一个部分。所以经常我说,我们是一个俱乐部内循环,我们朋友的项目变成了新的财富,新的财富变成新的LP,新的LP带来新的项目。这也是我们基金想看到的一个滚雪球的方法。至于退出,千万不要设定时间表。

  我在阿里巴巴学会一件事,你再小的组织,要有自己的价值观,要有自己的愿景,开放、透明、分享、责任,阿里巴巴新商业文明的八个字,那我就把着四个词拿来用,这四个词不是马云的,是我们整个阿里巴巴团队讨论出来的,这里边也有我的贡献。我觉得这四个字更能说明我们这个基金今天想做的。记得我在刚打算做基金的时候,我第一个交流的就是马云,他送给我一句话说,卫哲,你应该去用互联网的技术,更重要的是用互联网的精神去武装传统行业,把传统行业积累的管理经验,去改进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我觉得这句话很充分的说明了目前这个基金的定位。

  社会应该珍惜马云这个人

  (和马云)见面不多但联系很多,短信、电话联系很多。(跟马云的关系)用我们一个共同好朋友的话,叫不走寻常路吧!可能是因为经常不走寻常的路,才能出现不同寻常的人。我觉得中国应该珍惜,整个社会应该珍惜有马云这样的一个人,他的电子商务真的改变了很多,尽管我也同意是时势造英雄,但千万不要忽略一个英雄对时势的影响。首先他是时势造出的英雄,单反过来这个英雄正在改变中国的很多时势,既包括电子商务,也包括中国企业界的思想的领域,中国这代人都在影响,都在改变。

  我觉得我今天在做的,就是在兑现我那句话(希望将来的某一天,继续和阿里巴巴的同学们继续事业),在继续阿里巴巴的事业,阿里巴巴的大电子商务从来没有说过电子商务必须要阿里巴巴来干,那我今天帮助传统的企业走向电子商务,我觉得就是阿里巴巴大电子商务格局需要这样做的,我能够把阿里巴巴的价值观纹丝不动的搬到我们自己的嘉御基金来,我觉得也是在继续阿里巴巴的事业。

文章来源:腾讯科技 编辑:ste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