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产业视点 > 晋煤国有化遭整肃 煤老板割肉后按层买楼

晋煤国有化遭整肃 煤老板割肉后按层买楼

2013-07-18 17:32:42 人点击
导读:晋煤国有化遭整肃 煤老板割肉后按层买楼国有化晋煤生不逢时 山西煤老板祸兮?福兮!本报记者 赵普 朔州、长治、北京报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当山西煤老板

130212095110-fd54b9d5ccfc47fc8aa358d17b18ea97.jpg

晋煤国有化遭整肃 煤老板割肉后按层买楼

国有化晋煤生不逢时 山西煤老板祸兮?福兮!

本报记者 赵普 朔州、长治、北京报道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当山西煤老板们被一场煤矿国有化整肃出市场时,还以为受了天大的委屈,不成想,仅仅过了几年,当经济大环境发生变化之后,煤炭价格连跌不止之时,才发现那不过是丢掉了一块烫手山芋。

在山西从事了多年煤炭贸易的商人李进远(化名)两个月前把刚大学毕业的儿子介绍到一家新能源投资机构,用他的话说:“不让儿子接手自己的公司,是因为煤炭这行已经不适合私人来做了。”

李进远的选择并不是个案,《华夏时报》记者近日在山西采访发现,轰轰烈烈的煤炭整合运动让曾经的煤老板以及煤炭运输、贸易等私营企业越来越难觅其踪,他们或者被整合进入了国企、央企,成为国字号煤企的其中一部分;或者直接卖掉手上的家当,把资金撤出来转投了其他行业。

而在煤价高位接手了煤老板们生意的央企、国企,还没能享受到成果,就迎头碰到了煤炭行业十年暴利之后的“萧条”年景。现在的情况是:大批煤炭矿井关停,复产生存空间几乎看不到,政府主导的这场整顿不得不遭遇了资源型行业的转型难题。

煤老板退出之后

李进远的选择依据是,在从山西到内蒙古的煤炭整合大形势下,身边很多的煤老板都被挤出了煤炭行业,这其中有自有煤矿达不到产能标准的,也有自主退出的;加上煤炭运输、代销等公司也都被国企、央企把控了,私人经营不论是煤矿还是煤炭贸易,最终都很难逃脱被吃掉的命运。

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襄垣县下辖8镇3乡,总面积不过1100多平方公里,但煤田面积却达450平方公里,占县域面积近一半,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煤矿,车程七八分钟就能从一个煤矿到另一个煤矿,而这些煤矿中如五阳煤矿、漳村煤矿、石圪节洗煤厂等,都归属于山西六大煤业集团之一的潞安集团。

实际上在2009年的煤炭整合过程中,长治市的40家矿井都被潞安集团整合、兼并了,最终形成了20家煤矿,矿井产能也由996万吨增至1710万吨。

据了解,从2006年到2009年,山西省共发起三轮煤炭整合运动,以2009年的整合最见成效,煤矿数量从2598座减少到1000多座,企业数量减少至约100家,最终形成了以大同煤业、山西焦煤、平朔煤业、阳泉煤业、潞安集团、晋城煤业六大集团为主要煤矿企业的现状。

这一过程中,很多民营煤矿基本上都按51∶49的股权比例被收购,而被收购之后,很多煤老板选择了领取补偿金,并卖掉了属于自己的49%的股份,而对这笔巨额资金的处置,第一选择都是投资房地产。

很多开发商还记忆犹新,2009年之后,很多昔日的煤老板开始在北京等地投资了几套到几十套不等的房产,甚至一些财大气粗的煤老板按层买楼,按照今日北京住宅价格对比,彼时进驻的煤老板获益颇丰。

除了直接投资房产,有些昔日的煤老板还投资建设星级酒店。如长治市的襄垣县国际大酒店对外宣称的五星级大酒店,其背后就是煤老板投资。李进远告诉记者,这家酒店每月的人工成本支出约为100万元左右,而其他电费等各项开支不少于60万元,但实际每天客房出租只有十间左右。

相比襄垣,朔州市的酒店更多,从朔州火车站往外走不到1公里的路上,记者看到了诸如渤海快捷大酒店、雲海大酒店等十多家大小不一的酒店。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朔州有限公司的韩姓科长告诉记者,这里只是开发区,到了朔州市中心酒店更多,大多数酒店老板都拥有或曾经拥有自己的煤矿。

而在朔州最有名的转行的煤老板当属古城乳业大佬郭俊,2010年郭俊对经营困难的古城乳业注资2个亿,由煤炭行业跨入现代农业行业,销售额也逐年上涨。

对于上述煤老板的转行行为,韩科长认为,对原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意义更大,相比之下,其投资收益显然高于煤炭行业。

从不愿离去到释怀

实际上,当时退出煤炭行业的煤老板很多是极不情愿的,因为当时的收购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格水平。

例如潞安集团和潞安环能当时的平均收购价格为7.39元/吨;而按整合完成后储量计算,平均收购价格仅为3.81元/吨,且收购的煤种均为肥煤、主焦煤等优质煤种,这在当时的市场转让价格约为20元/吨。

然而时过境迁,从去年频频掉价的煤炭行业开始越来越萧条,整体需求的疲软让煤炭行业保本都显得困难,曾经不情愿退出的煤老板此时反倒可以释怀了。

本报记者了解到,山西、内蒙古等多地煤矿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需求减弱问题。在长治市,“有的煤矿发工资都成了问题,比如武乡东庄煤矿。而华润煤矿等甚至应允代销公司可以先拉煤,等煤卖出去再付款”。据了解,这些主产动力煤的煤矿主要向河南一些电厂输送煤矿,但今年需求大大减少了,使煤矿企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销售窘境。

而在内蒙古,甚至出现了电厂关停现象,给煤矿带来的压力更大。

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矿“今年眼看着就要亏损,而去年他们还盈利7个亿”。据了解,不连沟煤矿主要以生产电煤为主,向代海电厂、呼市电厂、托县电厂以及金桥电厂输送,这四个电厂都是归属于华北电力。

“去年代海电厂和托县电厂每天的运煤量不限,呼市电厂和金桥电厂基本是每天80吨煤的运量。但今年以来,代海电厂已经停运了2个月,呼市电厂和金桥电厂也停运了一个月,并且金桥电厂现在还在停运。”负责运输不连沟煤矿的常远(化名)告诉记者。

不久前,华北电力把不连沟煤矿整合收购,这在常远看来,是华北电力扩大原料占有、降低成本的意图,对煤矿本身运营没有明显的积极作用。

用煤行业的高库存状况更让煤矿感到紧张。

中国行业咨询网的数据显示,在5月末,国内重点电厂煤炭库存高达7253万吨,平均可用22天,这一库存水平属于历史同期第二高点。

钢厂库存新高同样给煤矿造成较大压力。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2013年3月钢材社会库存大幅上升,22个城市5大品种社会库存1556.5万吨,创历史新高,其中市场库存1414.6万吨,环比增长23.8%.

“不计成本”降库存

轰轰烈烈从私人煤老板手里整顿来的煤矿遭遇市场寒冬,国有煤企不得不“割肉”卖煤。

今年6月份,随着煤炭两巨头中国神华、中煤能源相继下调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至580元/吨左右,大同煤业、伊泰B股等企业追风下调,进而引发行业内一轮连锁反应。截至7月3日,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评报价跌破600元/吨至596元/吨,已接近四五年前的价格水平;而在去年,这一价格还维持在800元/吨左右。

在业内看来,神华、中煤的状况还算好的,毕竟生产成本在同行业企业中还算低的。据了解,动力煤方面,行业平均原煤生产成本约为100元/吨左右,而神华则约为60元/吨左右。

那些中小规模的煤矿就没这么幸运了。在襄垣县从事煤炭代销的小张告诉记者,襄垣县区域5000大卡热量动力煤,其售价在400元到500元/吨,行业平均原煤生产成本100元/吨,煤矿销售时每吨还要付出110元左右:增值税票(煤价的17%)、总销票(20元/吨)、基金票(价格调节基金,最高为30元/吨)。而汾渭能源公司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除此外,还有洗选费用、运输费用等成本。

如此算来,现在的煤炭价格已经是按成本价出售了。但煤企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有些煤矿为了能赚点利润,甚至会在高热量煤里掺一些次煤,这样对热量影响不大,但是每吨可以多赚一点。

实际上,这种做法在港口电厂也是通行的,上海一贸易商表示,现在5500大卡动力煤很难卖出去,开始转做4800到4500大卡动力煤,他说这是因为很多电厂进口海外高热量煤,再买一些国内低热量煤掺着烧,降低成本。

严峻的市场形势让煤炭开始出现停产、减产现象。据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份,全国原煤产量同比下降2.8%,其中5月份下降6.3%.

中国行业咨询网显示,主要产煤省区的减产集中在地方乡镇煤矿,1-5月份,内蒙古乡镇煤矿原煤产量同比减少11188万吨,大幅下降58.3%;1-4月份,山西省地方煤矿原煤产量同比减少750万吨,下降8.5%.

中国行业咨询网分析师认为,地方煤矿原煤产量下降一定程度上是资源整合和兼并重组的结果,但也与其资源成本较高、市场销售稳定性差、抗风险能力较低等因素有关。

几无复产空间

由于煤炭销售遭遇瓶颈,很多之前整合过的煤矿遭遇复工难题。虽然山西全省煤炭矿井总数已经由2598座减少到1000多座,整合成效很大,但实际上很多煤矿在整合后并未复产。

潞安环能董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以潞安集团和潞安环能名义整合的煤矿共计100余个,整合之后剩下50多个煤矿,但是自整合之后过去2年多了,很多煤矿还没有复产。

不过,当记者查阅潞安环能2012年报时发现,其中提出的2013年度产能目标是3500万吨,与2012年的计划目标相同,年报还显示,潞安环能在2012年并未完成3500万吨的产能计划,年底全部复产之说略显矛盾。

事实上,控制煤炭产能目前已经成为山西、内蒙古等煤炭主产区的目标,2012年山西煤炭产量为9.13亿吨,而山西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年产能目标则是10亿吨。按照产能计划,山西省顶多还有不到9000万吨的煤炭增量空间。

身在朔州的韩科长告诉记者,朔州当地的煤矿被中煤、大同煤业以及阳泉煤业分别整合,以前有230多座煤矿,整合后减少到现在的63座,现在的复产量只有4000多万吨,如果全部复产至少要8000万吨,而如果整个山西省被整合的煤矿都能复产的话,按符合法定产能计算就不少于4亿吨。

据了解,目前山西大型煤业集团选择复工的煤矿都是产能在200万吨-300万吨及以上的,产能在90万吨-200万吨左右的基本是先保留着,复工的煤矿约为1/5左右。

煤炭企业的盈利能力下降,也让复产的前景黯淡。根据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披露的数据,国内39家煤炭上市公司2012年盈利能力明显下降,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均创5年最低,33家上市公司利润总额增长率为负值,33家净利润增长率为负值,占全部煤炭上市公司85%.

而2013年一季度,煤企利润继续下滑。神华净利110.65亿元,同比降1.3%;中煤能源净利16.55亿元,同比降37.8%;大同煤业归属于公司股东净亏损为2.99亿元,本部亏损4.49亿元。

艰难的整顿之路

矿井数量大减,留下的复工空间又十分有限,尚在生产的又遭遇库存过高困境,煤价仍跌跌不休……尽管这一切都和经济环境不景气分不开,但山西煤矿国有化整顿之路,还是由此平添了坎坷。

业内人士分析煤炭行业的出路时称,要解决复产难题和销售窘境,需要从成本维护和转型两方面考虑。

事实上,整合煤矿付出的大量资金至今还未回本。据了解,早在2010年,潞安集团就为整合煤矿支付了补偿金57亿元,在过去的2年半的时间里,包括技术改造、基础设施建设、人工维护等更是长期资金投入。

此外,整合煤矿还造成了人员成本上升。韩科长曾参与整合过一个煤矿,他发现没整合前这个煤矿不到100人,整合后员工达到300多人,“除了以前的员工,还有一些有关系的人进去找工作的。”

国家能源局则提出了煤炭从燃料向原料方向改变的举措,不久前国家发改委通过了13个新型煤化工项目的审批,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专家指出,重启煤化工项目的作用在于消化过剩煤炭产能,延长煤炭产品产业链。

联合金属网煤焦部经理穆文鑫对本报记者表示,煤化工项目需要向深加工方向发展,此外中小企业难以有所作为。

他表示,诸如中国神华等大型煤企已经布局了初级煤化工市场,所以一些中小企业再布局初级煤化工行业显然没有任何意义,以后要往深加工方面延伸,例如将焦油继续加工可以生产30多种产品,但同时也需要30多种设备,资金需求巨大,如果之前没有基础,从头开始布局对中小企业来说是无法承受的。

更何况,一些中小煤炭企业在融资贷款方面还遭到了冷遇。一家内蒙古煤矿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只有国企、央企兼并民营煤矿的事,像自己的煤矿如果不同意国家收购,就会面临被关停的风险,同时银行业开始表态下半年不会再续贷,加上现在的形势不好,如果继续这种状况,“财务总监都要跳槽到朝阳行业去了。”

煤炭行业专家李朝林对本报记者称,整合后的煤炭行业主体基本上都是国企、央企,这样的行业是没有竞争的行业,越是这样,越不利于煤炭行业复苏。

这和穆文鑫的观点不谋而合,他认为,煤炭整合后的企业比没整合前的产能、规模还大,地方政府为了完成经济发展目标,保证就业,还必须保证当地的企业规模,“现在更需要依靠市场倒逼企业,等到企业不能维持下去再自动退出市场。”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编辑:
Tags: